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大唐:神級熊孩子 ptt-第一千三百六十二章:火燒茶館,疑點重重展示

大唐:神級熊孩子
小說推薦大唐:神級熊孩子大唐:神级熊孩子
玄一和玄二两人一起冲向了,那个神秘的黑衣人。
那位黑衣人挨了一下李承风的排云掌,本就身受重伤。
现在又正面迎上了玄一和玄二两位军中高手。
三人只是简单交手了数招,黑衣人便被玄一玄二死死压制住。
黑衣人见势不妙,就要从腰间的葫芦里拿出秘药。
“别让他吃下去,留活口!”
玄二见势不妙赶紧冲过去掐住了黑衣人的脖子。
玄一也反应过来,冲到黑衣人面前用力撬开他的嘴,想要取出那枚秘药。
可惜终归还是晚了一步,黑衣人吐出一口黑血向后倒去。
玄一和玄二满脸诧异,他们征战沙场多年还从未见过这么坚定的死士。
就算是从小培养的死士,不到绝对死地也不能做到这种事情。
但先前被洗脑的小伙计,还有这个黑衣人都是如此,实在是太骇人了。
“搜他身上,看看有没有其他线索!”玄二和玄一对视一眼说道。
两人开始搜寻黑衣人全身,却只找到了一块莲花令牌。
在黑衣人的肩膀上还发现了一朵黑色的莲花印记。
“有什么发现嘛?”李承风抱着武诩走了过来。
“在此人身上发现了这块黑色的莲花令牌!”玄二说道。
李承风接过令牌点了点头:“出去吧,长乐姐姐还在家里等我们呢!”
白莲教洗脑的强大他已经体会到了,黑衣人身上没有什么线索他也早有预想。
李承风带着武诩和玄一玄二一起走了出去。
几人沿着洞口的光亮走了出去,来到了河源县城的郊外。
几人重新回到河源城中,来到了茶馆门口。
诸位天策军依然还在茶馆内守着那位茶馆老板。
“公子天快亮了,这位茶馆老板和这茶楼?”
玄二指了指依旧在歇斯底里挣扎的茶馆老板。
天亮了,路上的人多了起来,难免打草惊蛇惊了白莲教的人。
现在没有找到任何线索,要是在这暴露了,就不好再追查下去了。
李承风自然明白玄二话里的意思:“既然他忠心效力白莲教,把他剐了。”
“然后带走茶馆里的所有银子,放一把大火,做成强盗偷袭的样子!”
一旁的玄一听的心惊不已,他虽然是军旅多年。
但是身边看上去只有七八岁的八皇子说出这种话,也是让他心中震撼。
不过他毕竟还是天策军之人,心惊过后便带着天策军处理起了现场。
李承风抱着李丽质和玄二离开,身后是整齐的天策军跟随。
茶馆处燃起了熊熊大火,李承风心中对于白莲教的怒火也随风高涨。
……
第二天清晨,李丽质醒来之时发现李承风正坐在她面前。
“风儿弟弟,你怎么在这,快去救武诩。她被抓了!”
李丽质抓住李承风的双臂,高声呐喊道,眼泪顺着她的眼角流了下来。
“她把我推走自己却被那黑衣人抓了,就在那家茶馆,我这就带你们过去!”
李丽质说着从床上爬起来就要往门外走,却被李承风给一把按住。
“别着急,长乐姐姐,你看那里是谁?”
李承风手指指向对面床铺,上面正躺着面色苍白的武诩。
無敵 王
“武诩?”李丽质光着脚跑到了武诩床前。
“风儿弟弟,武诩怎么样了?”她担忧的问道。
“不用担心,她的伤势都处理好了,只是在休息而已。”李承风说道。
李丽质这才松一口气:“都怪我,要不是我拉她出去就不会出事了!”
她的神情极度自责,懊悔的看着面色惨白的武诩。
“好了,没事了。那家茶馆我已经处理干净了,你好好休息吧!”李承风安慰道。
“那你一定要小心那些黑衣人!”李丽质点了点头,回到了自己的床上休息。
李承风走出门外,叫来了守在一边的玄二。
“派一些天策军守好大院,不要再发生这种事了!”
“还有叫玄一和十来个天策军伪装成百姓,去县衙附近暗中观察一下!”
“河源县县令和白莲教之间一定有勾连,去盯着他!”
“是!”玄二点头答应后退下了。
之后,李承风回到了自己房间,换了一身打扮,恢复了青年模样出门。
他今天再去一趟城隍庙,拿到确凿的证据一次性把白莲教连根拔起。
……
此时长安县令的府衙后院之中,一位黑衣人正跪在一位娇俏美艳的少妇面前。
“圣女!联络点出事了,昨天晚上茶馆突然间起了场大火!”黑衣人声音颤抖。
“废物!你们还能干什么!那些肉苗都转移了嘛?”女人目光狠厉。
“那些肉苗已经转移到了城郊的据地,都已经安置妥当了!”黑衣人低头说道。
女人手中一道青色的劲气浮现,一掌拍在黑衣人的身上。
黑衣人倒飞出去,口中连吐了三口鲜血。
“我不想再听到再有下次!滚吧!”女人冷声说道。
“是!”黑衣人颤颤巍巍从地上爬起来,飞身离开了县衙。
紧接着后院走进来一位身穿官服的男人。
正是李承风先前在城隍庙看见的河源县县官。
“戚妹,我们该去城隍庙祈福了!”县官对那位少妇说道。
谁料少妇反手就是一巴掌:“我说过,没人的时候叫我圣女大人!”
“你不会以为我真会嫁给你吧!”
县官眼神变得唯唯诺诺:“是,圣女大人!”
那位少妇这才动身:“走吧,再洗礼几次就可以用药了!”
少妇倚在县官身边,一副娇俏可人的样子,和刚才女王的气势截然不同。
但县官却身体极为僵硬,手只是虚搭在女人肩头,不敢丝毫逾越。
两人带着一众侍从离开了县衙,直奔城隍庙走去。
……
城隍庙门口此时已经是人满为患,百姓们都在等着听讲法。
“你们知道嘛,昨天我喝了赐福的水之后舒服多了,我这身子骨一点都不疼了。”
“对啊,昨天我还腰痛,祈福完回去一点事情都没事了。”
李承风此时正混在人群之中,他的左手边两位老人正在说着昨天讲法的事情。
“老人家,你们说的那个赐福水是什么呀?”李承风靠过去问道。
“小伙子你还不知道吧?我们县令在无生老母前求的药水!”
“那个药水可好用了,能够包治百病呢!”两位老人对李承风说道。
李承风正想要再追问下去时,人群中传来喧哗声。
“县令和县令夫人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