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我的投資時代討論-1099、浪花淘盡英雄閲讀

我的投資時代
小說推薦我的投資時代我的投资时代
“他不愿意加入海内控股?”
夏景行看着脸色有些沮丧的张勇,心中感慨,这大龙不好偷啊!
要说这事吧,还得怪他自己,没有早点把Foxmail邮箱连带张大龙给一起收购了。
但是话又说回来,他是05年下半年才回国的,而Foxmail是05年3月被企鹅收购的。
那时的他正哼哧哼哧的在美国创业,也无法预料到后面会发生什么事情。
现在的海内控股已经完全不再掩饰企图一统中国社交江湖的野心了。
而微信,则是制霸社交江湖的一张王炸,同时也是登上移动互联网时代的一张船票。
掌握了这个国民级应用,海内控股的事业版图中最缺失的一块就能补上了,进可以远征海外市场;退可以连接十亿用户,串联起海内控股的各个业务板块。
所以,对微信他是志在必得。
前世微信之所以取得那么辉煌的成功,跟企鹅拥有QQ这一大杀器分不开关系,而张大龙对用户需求的洞察也帮助微信在成功之路上走的更远。
当然,功劳要论个排名的话,夏景行认为还是平台成就人才,平台具备的资源、基础胜过个人努力。
假如前世张大龙跳槽加入了千橡,可能就不会做出微信了,即使做出来了也干不过企鹅推出的同类产品。
但这并不代表张大龙不重要。
如果企鹅遇到一个远胜米聊,跟他们势均力敌的对手,一个优秀的产品经理人,也就是张大龙的作用一下子就凸显出来了,或许会成为左右双方胜负天平的一块重量级砝码。
招揽张大龙,可以增加己方的砝码,同时削弱企鹅,何乐而不为。
要知道,企鹅内部有“赛马机制”,即两个团队同时做一个项目,当时的手机QQ团队就败给了张大龙带领的微信团队。
大龙同志肯定是有能力的,这毋庸置疑,但也没必要去神话他,他跟企鹅、微信属于互相成就。
若是抱着不挖前世牛人的想法,自己埋头哼哧哼哧的干,那就约等于走弯路了。
这就跟互联网大厂都喜欢招收985、211高校的学生是一样的道理,明明有更简单、更快捷的人才甄别和招聘方式,为什么还要去舍近求远。
看见老板陷入了沉思当中,久久不语,张勇心中也有些纳闷。
自己去羊城见了张大龙一面,还同对方聊了整整一天,没觉得有哪特殊啊,平平无奇,值得老板这么另眼相待?
夏景行叹了口气,问道:“你有没有跟他描绘海内控股未来的事业蓝图?”
张勇点头,“聊了啊,我说海内控股绝不会困守国内市场,我们会想尽一切办法跨出国门,与世界级的互联网巨头同场竞技。
在社交泛娱乐的业务探索上面,我们也不会无下限的去哗众取宠,弘扬中华正气,提升民族自信才是我们真正的企业目标,而终极奋斗目标是做一个有益国家和社会的文娱巨人。
同时我们也不会停止对前沿科技的研究,会坚持技术为本的商业发展道路。
这些长远目标我都跟张大龙介绍了一遍,可他好像还是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似乎觉得我们过于理想化了。”
夏景行轻笑,“企业和领导人太过理想化就会成为大忽悠、大骗子,项目永远无法成功落地;
晨曦公主
而一家企业完全没有理想就会失去灵魂,哪怕曾经辉煌过,也会逐渐变得平庸。
拿良心公司来说吧,那帮良心坏透了的人早就忘了产业报国的口号了,九十年代还可以拿造芯环境不理想、造不如买来说事。
现在呢,好像今年的《财富》杂志世界五百强就要放榜了,据说良心公司这次有可能入选世界五百强名单。
钱有了,条件也够成熟了吧,你看他们接下来会不会干点正事?”
张勇笑着点了点头,“张大龙还是很佩服夏总你的,他说你是有世界级眼光和格局的科技企业领导者。
只是他好像习惯了羊城的工作和生活,不愿意到京城来。”
夏景行摆摆手,“这事简单,海内控股在羊城建立一个分公司不就行了?
随着海内控股集团规模的不断扩大,各地建立分公司的事早晚都会提上日程,我们不仅要在鹏城建分公司,魔都、鹏城、蓉城接下来都得建。”
“好,那我跟龚虹嘉龚总再说说,他现在都还逗留在羊城,他打算再帮我们做做张大龙的思想工作。”
夏景行微微一笑,他对热心帮忙的龚虹嘉还是很有好感的。
自己只打了一个电话,对方就急急忙忙去当说客了。
或许有交好自己的考量在其中,想获得自己的一个人情。
但社会就是这样嘛,你帮(利用)我,我帮(利用)你。
“行,你让龚虹嘉再帮帮忙,不管事情成与不成,我都记他这份人情……算了,我亲自给他打个电话吧,请人帮忙要有诚意。”
夏景行顿了顿,突然道:“如果龚虹嘉也游说失败了,我就亲自出马吧。”
“啊?”
张勇一副黑人问号脸,“夏总,至于吗?张大龙在企鹅内部根本排不上号,副总裁都没挂一个,只能称之为中层。
2000年以前的张大龙的确是个互联网风云人物,称之为创业明星也不夸张。
他在官方统计全国计算机只有区区650万台的时代,硬生生把Foxmail做到了200万用户,甚至能与微软旗下的Outlook正面对抗。
这种成绩若是放在今天,比之海内网的成就也不遑多让。
可这些都已经是过去式了,浪花淘尽无数英雄!
他沉寂了这么多年,跟他同时期的很多程序员、产品经理都已成为一方互联网大佬。
比如说他现在的老板波尼马,97年都还没开始创业呢,张大龙属于他仰望的存在!
而张大龙现在被人们提到,更多是被冠以“悲情英雄”的称谓。
唉,时代变了,现在不再是程序员单打独斗的时代了。
他个人再会写软件有什么用,我们招十个、二十个比他年轻的、比他还能熬夜的程序员,工作效率不会比他低吧?”
夏景行轻笑着摇头,“他或许不是一个好的商人、好的老板,比如他没有陈一舟那么会折腾、会卖公司,但他绝对是一个好的产品经理。
你注意到没有,由他接手的QQ邮箱,从濒临死亡的状态重获新生,马上就要超越网易的163邮箱了。
我认真分析过张大龙这个人,我发现他很擅长对产品功能进行创新,尤其是一些细节。
我们要做即时通讯产品,离不开这人。
假如我们跟企鹅陷入了鏖战,不断迭代、升级并且符合用户使用习惯的小功能,就是我们击败企鹅的一大法宝。”
张勇皱眉道:“这么说来,夏总你是看中了他的产品能力?可是找一个好的产品经理很难吗?”
“很难!尤其是一位两度证明过自己的产品经理。”
听到夏景行这么说,张勇一阵语塞,随即他也就释然了,老板的挖角态度如此坚决,或许张大龙身上有什么自己没看到的闪光点。
不过该劝的话还是得劝,“夏总,你身份不一样,最好还是不要亲自出马,以免适得其反。
万一企鹅看你都亲自下场了,就是故意不放张大龙走,或者马化滕亲自出面挽留呢?”
夏景行轻轻点头,“我有这方面的考量,所以让你先去打了个头阵。
还有你提醒的很对,咱们最好还是营造一个挖张大龙过来打造海内网邮箱的假象,以麻痹企鹅方面。”
张勇答道:“好,我马上就着手去办,大不了我再多去几趟羊城。”
夏景行轻轻点头,随即问道:“对了,吴亦敏的事情查的怎么样了?”
闻言,张勇神情立马变了,一脸凝重道:“夏总,还真让你给猜着了,吴亦敏的手的确不干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