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深空彼岸笔趣-第四百九十章 內景地大戰鑒賞

深空彼岸
小說推薦深空彼岸深空彼岸
“这是谈不拢了,我想很平和一些,真不愿意奉献出内景地和底蕴者流血,许多事原本可以避免的。”齐天说道。
他一身羽衣,身具仙骨,俊朗出尘,眼睛澄净,整个人给人干净而超然的感觉,远离红尘烟火。
这种人物很难让人将他和血腥联系在一起,无论走到那里,都如同鹤立鸡群,空明之资给会人留下极其深刻的印象。
他浅饮一小口茶水,最后放下玉杯,站起身来道:“不考虑了是吧?其实,我真不想双手染上同类的血,还想最后再劝你一下。”
“你劝吧。”王煊的话让他一阵,有些意外。。
王煊没有和他立刻翻脸,沉静而又内敛,想从各方面解析这个人,了解他的高妙手段等。
远的不说,就从对方肉身进内景地这一点,就为王煊捅破了一层窗户纸,让他意识到这个同类确实有很多珍贵的经验。
齐天笑了笑,道:“人生要懂舍得,这两个字朴质却又深刻。这个神话时代对你来说,已经结束,一身凝聚的底蕴和内景,很快就对你就没有什么太大的用处了,两个多月后,便是你超凡缘尽时。你不要不忿和不满,这是事实,你天赋很强,但生的太晚了,这个时代,不会给你时间了。对我而言,一切都还在路上,我正在寻找新路,为新的新超凡世界领域开疆拓土。”
他微顿,又道:“你舍弃不需要的内景底蕴等,得到的是一位超绝世的友情,保你一世荣华富贵。而我谋求的万世功业,自然也有你的一份功劳,会被人记得。将来,我如果重开新神话天地,而你若是还未老死在岁月中,我会尽量来度你。”
王煊道:“你们寻路三千多年,都没有找到最有效的办法,还在犹豫和迟疑中前行,徘徊,现在有什么理由对我说,可以重立超凡世界?慷他人之慨,拿我的内景和仙骨弥补你的缺憾,铺平你自己都不确定的路吗?对不起,这种舍,在我看来是肉包子喂狼狗,不会有好的结果。”
他没有慷慨激昂,像是一个局外人,正在平静地道来:“真正的新神话,不见得由你们所谓的高境界者发起,寻到,我很明白自己的位置,以及在做什么。我认为,我比你们都要强,更有把握,所以你们想以我的血和内景地以及底蕴去铺路,想多了,我不会给!”
他双目炯炯有神,接着道:“别给我说什么,为了所有的超凡者,为整片超凡世界续命,为了万世功业,你们没有资格,也没那么大气。我更认为,我走的路,我做的这一切,才更真实,贴着地气前行,未来或许会成功。而你们,站的太高了,脱离普通超凡者过久,身在云端,所见大多为空中楼阁,虚无缥缈。离地面过远,今天你说的那些话,展现的未来锦绣图卷,没有让我相信,却先蒙蔽了你们自己的双眼,除却立身在云端的你们,去问别人,有几人认可?”
王煊又补充,道:“从这一点看,我觉得方雨竹、老张、那对影子夫妇都做的比你这类人好多了,最起码他在想办法,在找路,在行动,很务实。而你,我没看到你的路,只见到你让别人奉献,铺自己的大道,你有什么理由让我祭出自己的生命内景地和鲜血底蕴等,好意思吗?”
齐天起身后,羽衣飘舞,空明气韵越发出众,道:“那我就不劝了,心中也没什么内疚,我想要的自己去取就是了,我要走的路,需要以什么石料铺地,亲自取材打磨就是了。”
然后,他就动手了,既然要拿下王煊,所谓的手下留情,那是根本不可能存在的,只看结果。
他的袍袖展开,在内景地中,划出一道粗大的发光的线,那是秩序之力,快速蔓延,像是地龙在游走。
太快了,地面轰鸣,虚空共振,他画地为牢,仅是一个动作而已,就展现出了其他至强神明在神话末世竭尽全力都难以施展的术法。
内景地发光,一片符文构建出牢笼,要束缚王煊,将他锁在里面。
“斩他!”齐天平静地说道,自己没有再动手,让抱剑的女子再出手,劈向牢笼中的青年。
“一个地面牢笼而已,就以为是天关了,你想锁困谁?”王煊站在那里,全身精气神共振,血气如云霞,激荡而起。
他以纯肉身之力,伴着部分符文,轰的一声,挣脱地牢,让那些秩序之力受到了最为猛烈的冲击,暗淡了,他跨步而出。
当那个名女子再次祭剑时,王煊弹指,锵的一声,击溃那煌煌剑光,可威胁到至强者的一剑在他面前溃灭。
“仙剑清世曲。”女子第一次开口,整个人与那口古剑凝结为一体,铮铮而鸣,发出琴音,仙曲乱天动地,这一刻到处都是仙剑,从那内景地深处飞来,并非虚幻,而是各种古剑。
一刹那,天地间,无数口飞剑纵横,有的赤红如血,有的碧蓝如天,有的紫莹莹,有的金黄如烈阳……那仙剑如虹,如闪电,密密麻麻,在虚空中穿插,向着王煊劈去。
他确信,这种剑阵出世后,换成不久前那三位至强神明在这里,都根本挡不住,会被洞穿,绞杀成肉泥。
朦胧间可见,那内景地深处,粗糙的石壁上,插着更多的古剑,不断自动拔出,发出各种盛烈的光芒,像是不枯竭的剑道圣地,仙剑不绝,持续飞出。
王煊凛然,自然无比重视,真形奇景早已显现,而且越发的凝实,脱胎于蝼蚁化龙篇,一条大道巨龙盘旋,起伏,带着仙雾,还有丝丝缕缕的混沌光,发出振聋发聩的道音,景象恐怖,阻断飞剑,威能骇人!
可以看到,那成片的飞剑,停滞在虚空中,有些神剑当场断裂了,有的暗淡了,还有的簌簌坠地。
“这是我昔日杀了一位绝世剑仙所得的宝藏,号称万剑典藏,一念起,剑冲霄汉,斩破星海。当然,超凡世界全面熄灭了,没有那么大威力了,可是这样被你破开,还是出乎我的预料。”
齐天不介意被破法,依旧平淡,摆了摆手,让两女后退,他亲自走来,气息越来越盛,气势不断拔高,仙道气韵不减,可是却也越发的神圣了,高不可攀,仿佛仙道的至高生灵在迫近!
在逼近过程中,他的双目由黑瞳变得璀璨,有金银两道光束飞出,射向王煊,让虚空塌陷,道音震耳欲聋。
他的目光都可以杀人,能洞穿至强神明,这就显得有些离谱了,平日间,随着他侧目,随着他投来目光,就等于绝世一击。
王煊的身前浮现一片朦胧的光,他头顶上方的大道巨龙吐出一口清气,如同山崩海啸,砸中两道光,发出最为激烈的碰撞,残留在世间的法则余韵激荡,如洪水般倾泻!
内景地中,所谓的亭台楼阁,还有那些药田都等化成齑粉,全部爆开了,像是有十九级飓风过境,卷走一切,粉碎一切,什么都没留下。
最终,齐天的双目中坠落下两件兵器,一件金色的长刀,一柄银色的仙剑,分别落在双手中。
“不简单啊,你渡劫成功了,踏足了人世间从来没有人走到的无人区,站在了十二段领域中,甚至,境界层次更高,看来我小觑你了,要重视一番!”
狐貍小姐和灰狼總裁
这是齐天的兵器,居然养在双目中,这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尤其是在这个特殊的时代。
他因为开始重视,所以动用了兵器,在锵锵声中,金色长刀和银色仙剑共鸣,劈斩下来,如九天落雷,似天劫降下,这不仅是刀剑,还交织着秩序之力,一般的兵器也无法蕴含在眼中。
这两件兵器属于绝世异宝,而且都曾经赫赫有名,原先的主人都了不得,但都被恶龙击杀了,成为他在现世的兵器。
王煊冷漠无声,体外撑开一片光幕,符文交织,真形展现,对抗现世仅存的丝丝秩序之力。同时他的右手中,出现斩神旗,迎风一展,迅速变大,猎猎作响,被他双手握在手中,轰向对方。
那对刀剑绝对强的离谱,虽然不及斩神旗,但也远胜其他异宝,能挡住斩神旗的金色网格,发出九天落雷声。
那口金色的长刀,每次挥落下来时,都跟随着九天上的雷霆,声势浩大,每一次劈斩,都像是在挥动一挂秩序长河,光是这种景象就震撼人心,至强者都要发怵。
然而,王煊却很平静,直接硬撼,以大旗斩碎落雷,以旗面去缠裹那口金色的长刀,两者间铿锵作响。
齐天手中的仙剑也大有来历,一剑挥出,时空不稳固,有些模糊,剑光突兀的窜出来,防不胜防。
刀剑齐鸣,王煊新穿在身上的神明甲胄,稍微被长刀还有仙剑擦中,满身仙铁当即就爆碎了,甲胄爆碎。
古刀无匹,仙剑惊人,都是难得的绝世异宝,让王煊都心头一跳,无比谨慎起来。
他更是进一步验证,将在跨域大战中击杀至强不朽者雷拓时缴获的短刀祭出,结果被对方的金色长刀直接削断,如同腐烂的秸秆般脆弱。
王煊身体发光,宛若化成了蝉身,真形奇景再现,轻轻振翅间,规则涟漪扩张,向着对方扫去。
与此同时,齐天冷漠无情,周身腾起浓烈的光芒,一头鲲鹏跃起,俯冲了过来,要将蝉吞下去。
果然,恶龙强大的离谱,面对站在无人区,猛烈突破上来的王煊,依旧有底气,很从容,施展至强真形,强势对抗。
蝉鸣震动了现世,让外面的黑暗宇宙似乎都在轻颤,这只蝉虽小,但是威能却激荡于整片内景地中。
它有淡淡混沌雾霭弥漫,和那头鲲鹏碰撞,彼此共同破碎,模糊下去,并未被那头恐怖的巨禽吞掉。
齐天体内血气滚滚,沸腾起来,体内竟冲出一道龙形光芒,强大的气势,让内景地都在轰鸣,最深处的粗糙界壁出现裂痕,要塌陷了,压迫的人要窒息。
王煊惊异,喊此人为恶龙,其体内还真冲出龙影来了,他没有任何迟疑,头顶上方凝结的大道巨龙俯冲,伴着规则残光,断裂的秩序,两头龙撞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