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异能小說 踏星討論-第三千三百四十七章 生命終章展示

踏星
小說推薦踏星踏星
陆隐没想到梦桑居然承受住了,而它的肉体力量之强大,出乎自己预料。
不过再怎么样,在力量这一块也不是自己对手。
看着梦桑之前被打断的手臂,陆隐握拳,一拳轰出,梦境扭曲。
梦桑身体突变,不断拔高,面目越发狰狞,尤其双爪,利刃反射寒芒,迎着陆隐一拳冲去。

一声巨响,无数人从梦中惊醒。
梦桑被一拳打飞,即便它肉体变得再强悍,也挡不住陆隐的力量,陆隐瞬间出现在它身侧,一根根土壤长枪刺出,梦桑踢碎土壤长枪,越来越多的土壤长枪出现,陆隐抓住土壤长枪狠狠刺出,洞穿梦桑身体。
梦桑抬爪刺向陆隐,这次陆隐有了防备,哪怕物极必反可以无视梦桑的攻击,他也不会承受。
脚踩逆步,平行时间,梦桑看穿时间,利爪切割虚空,以虚空斩断时间,将陆隐逼了出来,陆隐出现的刹那,手掌印在梦桑胸口,用力,砰,又是一声巨响,梦桑身体横着倒飞。
陆隐追去,出现在梦桑头顶,俯视,一脚踩下。
梦桑瞳孔陡缩,堂堂桑天,若被人踩在脚下,它还有何脸面。
序列粒子再次爆发,这次不是来自梦桑自身,而是来自它身旁突兀出现的八道影子。
一共八道影子,与梦桑外形一模一样,澎湃的序列粒子转瞬弥漫周边,即便陆隐以心脏处星空都未能排斥:“序列之基。”
梦桑身侧,八道影子朝着陆隐冲去,它们并非生物,而是由序列粒子构成。
“八部众,我灵化宇宙古今五十一位修炼封门八手的序列规则强者凝聚,八方封门,陆隐,你逼的桑天都要动用序列之基,死也足以自傲了。”梦桑厉喝。
陆隐连续出八掌,皆打在八道影子身上,但打中的只是序列粒子,即便以绝对的力量打散,其序列粒子也会很快凝聚。
连心脏处星空的排斥都无法第一时间驱散,这就是序列之基。
八道影子出现在陆隐八个方向,同时出手,陆隐急忙逃离,却发现无论如何移动,这八道影子都如影随形。
“八方封门。”
刹那间,陆隐周身仿佛笼罩在一个密闭空间内,他悍然出手,却无法打破这个空间,这是由序列粒子构成的空间,心脏处星空不断排斥,但速度却很慢。
流光出现,逆转一秒,一秒的时间,陆隐本以为逃出了八方封门,却发现依然没有,除非他逆转八部众出现的所有时间,否则就避不开。
陆隐透过八方封门望向梦桑:“封住我又怎么样?堂堂桑天,难道只能靠序列之基自保?”
梦桑望着陆隐:“我修炼的序列之法,名曰–生命终章,八十八种序列之法中,排名第六,陆隐,好好回忆你的一生,你将,死亡。”
说完,他抬手,按在八方封门之上,另一种序列粒子涌入,在这绝对密闭的空间,陆隐不管怎么排斥,那些序列粒子都会存在,而且随着八方封门的缩小,不断触碰陆隐。
陆隐并未感觉到有什么异常,但这才是最大的异常。
纵观遭遇的所有序列规则强者,给他威胁最大的不是那些攻伐序列规则,恰恰相反,越是诡异的序列规则往往越危险。
梦桑的序列之法排名第六,绝对强悍,看似没效果,只是陆隐还未感觉到。
他取出死神勾廉斩向四方,八方封门靠序列之基八部众施展,比想象中坚韧的多,完全由序列粒子构成,即便死气也斩不断,
缓缓抬手,周边,八部众的序列粒子莫名朝陆隐掌心涌动。
梦桑惊异,这是什么?
陆隐一边以心脏处星空排斥八部众序列粒子,一边以连掌借用八部众序列粒子,两种削弱方式叠加,八方封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薄。
这一幕刷新了梦桑的认知,一个祖境,连始境都不到,可以规则不近身就算了,竟然还能借用别人的规则?还有这种事?
不管梦桑怎么想,陆隐已经做了,连掌是辰祖开创的绝顶战技,遇强则强,在某些时候可以化腐朽为神奇。
梦桑咬牙,不能等了。
生命终章序列之法只有一个用途,就是毒,生命终章的序列之法触碰敌人的目的就是分析敌人的一切,以这宇宙的规则来分析,任何生物都逃脱不了,最终化为只针对这个敌人的毒,也是宇宙间唯一的毒。
这个毒只有在这一刻才能制作,即便过去一秒,敌人体内运行的力量,状态都会改变,再分析制作的毒都不同。
可以说,生命终章的毒,是这宇宙的唯一。
梦桑,在这一刻,给陆隐制定了独属于这一刻陆隐的毒。
生命终章的毒可以有形,可以无形,但对陆隐来说没意义,不管看到还是看不到,他都避不开。
当毒出现的刹那,他的思维陡然停顿,始祖经义的声音消失,稳如磐石的精气神出现了动摇,强悍的肉体力量变得绵软无力,物极必反在快速恢复,坚定地必胜信念,无敌的气概,在这一刹那通通消失。
体内血脉逆流,心脏处星空出现了无形的力量,阻碍星辰运转。
陆隐一口血吐出,骇然望向梦桑,什么力量?
梦桑发出低沉的声音:“生命终章,只属于你的毒,对其他任何人都无效,也唯有对你有效。”
“你太小看我了,我可是桑天,灵化宇宙的桑天,你小看了我,也小看了灵化宇宙。”
“八十八种序列之法被称作无上法,没有任何一种序列之法是无用的,只看如何利用,尤其是排名前十的序列之法。”
“这一切都是在梦中,你坚定地认为这是梦,没错,确实在梦中,可你从未想过,如果在梦中,还有谁能救你?如果你在梦魇之中没那么坚定,虽然对外会产生极大的破坏力,但却可以吸引人来救你,现在,你什么都做不到。”
陆隐震撼:“生命终章?这也是序列之法?”
梦桑傲然:“排名第六。”
陆隐半蹲再次,不断咳血,体内的力量运转不畅,他第一次出现这种感受,这是序列规则,也不是序列规则,是一种专门针对他力量产生的毒,不断作用在他展露过的力量上。
宇宙中不存在无敌法,即便陆隐有心脏处星空,祖境便可规则不近身,依然有办法遏制他的力量。
但陆隐不止展露出来的力量,他还有意境战技,残阳与翻天掌,有封神图录与点将台,有不止一股力量还可以动用,那些力量之前并未展露过,不会被这种毒遏制。
然而当毒效发挥的时候,磐石般坚定的精气神动摇,也动摇了陆隐的信念,他的意志在这一刻出现了裂缝,梦境与现实颠倒,他看到了天上宗,但梦桑不出手,天上宗也不会有任何察觉。
这是一种奇特的状态,模糊,晕眩,仿佛天地都在旋转。
对于八部众的削弱也停止。
陆隐感到深深的无力,越是无力,理应越衰弱,但这一刻的状态却让他有另类心境,无我无他,舍观念之想,所想,所欲,所愿,皆在这一刻放大,修炼之因果,情感之剥夺,无力的自己,不断被剥夺力量,那种令大脑都为之眩晕的感觉令他一切所想皆忘却,不知不觉达到了真神自在法的修炼状态。
心脏处星空,神力星球转动了,一丝神力在真神自在法牵引下朝着陆隐而去,陆隐双瞳陡然变成了猩红色。
極品透視
梦桑望着陆隐体表沸腾的红色,茫然了,这是什么力量?
“寥寥秋水~朦胧佳人~顾盼东去~”
“家人难见~登天之高~一人余生~”
~~
一曲悲歌,如绝代佳人湖面吟唱,梦桑呆滞,这里是梦境,他做主的地方,何来的悲歌?何来的人?他陡然抬头,一个个灯笼在雾气中落下,每一个灯笼上都有他的名字。
望着那些灯笼,不知为何,梦桑脑中出现过往的一切。
第一声哭声,母亲的呢喃,父亲的大笑,修炼之路上的磕磕绊绊,青梅竹马的欢声笑语,一切的一切如同昨日。
不,这不是真的,他们早就死了,早就没了。
梦桑捂住脑袋,望着灯笼落下,看到了一张张脸,母亲的怜爱,父亲的骄傲,妻子的垂泪,孩子的呼喊,所有画面充斥脑海,令他不断大吼:“这不是真的,为什么,我已经遗忘了他们,多少年了,那么多年过去,这些影子早就没了才对。”
它瞪向陆隐:“你做了什么?做了什么?”
八部众内,陆隐抬眼,猩红双目看的梦桑惊骇:“永恒族?”
陆隐盯着梦桑:“既然发现,就去死吧。”说完,抬手,斩落。
八部众依然存在,将他包围,这一式斩落看似毫无威力,但梦桑下意识看向头顶,那里,一个灯笼被斩断。
噗–
梦桑吐血,不可置信望着那个被斩断的灯笼,身体踉跄几步,差点跌倒。
它吐血不是因为身体受创,它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吐血,只感觉在这一刻,仿佛有什么被掏空,没有外力的打击,而来自自我的打击更严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