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九星之主-969 死

九星之主
小說推薦九星之主九星之主
荣陶陶左手执戟,支撑着他坚定的魂武之道。
右手攥紧了狱莲骨朵,搅碎着其中绝望尖叫的生灵。
他的双眼中诛莲花朵徐徐旋转,对头顶的神明怒目而视。
一身的魂力大肆动荡之下,一朵莲花还在为他提供着无穷无尽的能量给养。
“晋级!大魂校·中阶!”
“晋级!魂法:九星之心·七星巅峰!”
本该以“天”为单位计算的晋级过程,在与神明的生死决斗中,骤然加快了速度。
荣陶陶越是竭尽全力、越是鱼死网破,他与一朵莲花的融合速度就越快,契合程度就越高。
反过来,越是得到一朵莲花的支撑,荣陶陶就愈发的放肆,愈发的癫狂!
良性循环?
旁人晋级的时候皆是小心翼翼,都要找个安静的地方闭门修炼。
而荣陶陶却走出了一条崭新的成神之路,在至高层面的生死决斗中,于鬼门关前反复徘徊。
一朵莲花给了他无尽的底气,他一次又一次携莲花涅槃,浴火重生!
“你最好杀了我,尤尔德。”青莲业火的天灾画卷里,荣陶陶喃喃自语着,“这里只有你死我亡,再无他途。”
分高下?
不重要,那只是结局的附加产物。
今日,我们只决生死!
“呼……”
熊熊火海冒着滚滚浓烟,唯美的青莲花瓣燃烧着焚烬罪孽的火苗,风暴吞噬着前方巨大的虚幻身影。
幻术世界里,尤尔德被拖拽进来的可不只是一张脸了,而是整个身躯!
确切的说,是由精神幻化的本体形象。
她巨大得可怕,足以让任何人升起敬畏之心,甚至是纳头便拜,献出专属于低贱生灵对神明的无上敬仰之情。
在织梦者的面前,荣陶陶的身份的确卑微。
然而,
这卑微的人类有一颗强大的灵魂。
这低贱的生灵有一颗不屈服的心!
“呼……”
天灾绘卷里卷起了惊涛骇浪,无穷无尽的浪潮凭空出现,铺荡开来。
初體驗情結
滔滔洪水滚滚而来!
浪潮淹没了火焰与浓烟,冲散了成型的诛莲风暴,一股脑的扑在荣陶陶那渺小的身躯上,将其淹没其中……
“呃。”荣陶陶面色扭曲,很是痛苦,发出了一道古怪的喉音。
封神之我要当昏君 殆火
这是…这是什么精神类魂技?
亦或者,这是海洋至宝中的精神系至宝么?
荣陶陶对海洋并非一无所知,教科书上的一切海洋魂技他都了如指掌,更何况在全国大赛、世界杯赛场上备战之时,荣陶陶总要将各种属性的魂技了解透彻。
但显然,这精神魂技·滔滔洪水并不是常规魂技。
而荣陶陶对海洋至宝知之甚少,或者说全世界的人都对海洋至宝知之甚少。
甚至此次携带海洋至宝入场的生灵,并不是人类魂武者,而是一只众人从未见过的水雾龙龟。
此刻的它安安静静的蜷缩在石板前,平静的可怕,并未参与战斗。
“放肆!”
虚幻的巨人身躯傲然屹立于滚滚洪流之中,尽管荣陶陶已被大水淹没,但她却能精准的找到他的方位。
她在这洪水滔天的世界里大步前行,每落下一足,溅起的点点浪花对于荣陶陶而言,都足以用海啸来形容!
“崇拜,敬畏,屈服,信奉!”
女巨人一脚踏下,再次溅起了惊涛骇浪,也将渺小的人类踩在脚底。
她死死的碾碎着蝼蚁,在身体与心灵双重层面给予着小小人族沉痛的打击:“这才是你应有的情绪,你全部的情绪!”
莲蓬大地依旧柔韧,但大水却扑灭了熊熊孽火,完美克制!
滚滚浓烟还能再冒,掺在水中的莲花还能再起,但是属于孽火的熊熊火焰却是被扑灭的彻彻底底,这……
要知道,精神类至宝、精神系魂技,这些都是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的能力。
虽然名义上有各式各样的属性,但落到实处,它们悉数都归结为精神系能力。
也就是说,在幻术世界里的水与火,本不该遵从现实世界的法则的,但此时?
“咕…咳。”荣陶陶被神明踩在脚底,溺在海中。
他知道溺水、窒息等等感觉都不是真实的,他很清楚这里是幻术世界。
大道理人人都懂,但溺水的滋味却是实打实的。
更关键的是,溺水的人总有死期。
但是在这幻术世界里,溺水的人永远会停留在濒死挣扎的阶段内。
惊恐、窒息、痛苦、绝望……
如此极端的酷刑仿似永无止境,其中垂死挣扎的人好像永世不得超生。
“这是对你的惩罚,而你的惩罚远不止于此!”虚幻的巨大身影重重踩踏着脚掌,像是要将这一方幻术世界踩碎。
之前,她被这渺小的人类偷袭了。
在以“万年”为计算单位的生命长河中,尤尔德从未有过被凡人挑衅成功的时刻。
挑衅她的生灵当然也有,傻子与愣头青存在于世界与时间的各个角落里。
但他们也只是渺小无能的虫子罢了,在神明的威压之下死得干脆利落。
唯有荣陶陶!
星期一的豐滿
他是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羞辱了她的凡人。
她被偷袭了,更让她难以容忍的是,他竟然偷袭成功了!
他真的让自己失去了对世界尽头的掌控,也把空间屏障撕出了道道碎纹!
你!想!死!
“淘淘。”魂武世界的尽头,徐风华见到了荣陶陶呼吸不畅的模样。
肉眼可见的,是荣陶陶那迅速瘪红的面庞。
如若幻术世界依旧没有时间流速,那荣陶陶不可能存在窒息的问题。
但随着孽火被扑灭,时间法则归结于其他至宝了。
无论是黑云还是诛莲、亦或者是那海洋至宝,它们的幻术世界皆与现实世界的时间流速相同。
所以,这就是尤尔德所谓的“惩罚不止于此”么?
但问题也就来了!
既然时间流速相同,那么荣陶陶可以当做是双线作战了,他理应能够操控肉身顺畅呼吸,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淘淘!呼吸!”徐风华心中一惊,幻术世界里发生了什么暂且两说。
一切反应到现实世界中,荣陶陶如若继续这样下去,他会把自己憋死的!
徐风华双手急忙探出,按在荣陶陶的胸前和背后,不轻不重、有节奏的挤压着。
荣陶陶苦么?
当然痛苦,他在承受着常人难以想象的海洋幻术。
而随着时间流速正常,荣陶陶不仅在精神层面遭受着打击,现实的身体状况也给他带来了真正的生死危机。
但话说回来,比荣陶陶苦的人比比皆是。
比如说变革者托,再比如说莲花中的安吉雅。
融合了莲蓬之后的荣陶陶,完全不需要契合莲花瓣的情绪,也就不存在花瓣失效的问题。
垂死挣扎的他竭尽全力、反抗着神明欺压,但是遭殃的却是掌心中花骨朵内的安吉雅……
神仙打架,小鬼遭殃?
狱莲骨朵内,极力撑着黄沙罩子的安吉雅,还在绝望之中等待着荣陶陶魂力用尽。
这是一场持久战。
安吉雅赌上了魂将的尊严,在霜雪环境里、在本命魂兽的哀嚎之中,源源不断的释放着荒漠魂力。
我的魂法等级比他高!
我的魂力总量比他充沛!
活下来,我一定能活……
“呲~呲~呲~!”无尽的罪莲风暴骤然加快,疯狂撕扯着防御沙球,扯出了一道又一道纱线。
花瓣带走细沙的速度,甚至已经超出了安吉雅制造细沙的速度!
“不……不!”
安吉雅惊慌失措的尖叫着,荒漠一项以防御见长,再怎么锋利的矛,也不可能击碎这绝对防御的盾!
我不会输的,我不可能输的!
的确,锋利的莲花瓣并未穿透防御沙球,时至此刻,沙球也没有输。
但荒漠至宝好像也快输了,安吉雅也快输了!
它们输的方面不是在于防御,而在于后勤补给……
沙球可以防御世间的一切进攻,关键是,你得把沙子供给充足啊?
罪莲风暴大肆席卷之下,一层层被刮出去的沙子有去无回,防御沙球越来越薄、越来越薄……
在这纯粹的霜雪环境中,脚下的大地都是雪境莲蓬,安吉雅去哪里搞沙子?
她只能通过魂技、通过至宝自己制作,却也无法达到莲花瓣刮割消耗的速度。
“不……”安吉雅凄厉的尖叫声渐渐弱了下来,只剩下了不可置信,渐渐演变为无边无尽的绝望。
如果我脚踏大地就好了,大地拥有着无穷无尽的沙石。
说得简直是屁话!
如果安吉雅脚踏大地,还用得着在这里承受罪莲席卷?
她怕是早就融入了土地里,一溜烟的跑没影了……
“呲!”
不绝于耳的刀片划动声音中,一道细小微弱的声音却是那样的刺耳。
奇燃 小说
极灵混沌决 小说
安吉雅猛地转头望去,却是看到薄薄沙球罩上、突兀出现了一条细小的缝隙。
也就在她瞪眼观瞧的那一刻,密密麻麻的莲花风暴中,一片又一片莲花瓣顺着缝隙窜了进来。
这一刻,它们不再像飞舞的蝴蝶那样唯美了。它们就是锋利的刀片,夺人性命的刀片!
“叮!叮!叮!”
极速旋转的罪莲花瓣在沙球罩中横冲直撞,四处崩飞,其中一片划过了安吉雅的脸颊。
霎时间,一道血线撕扯了出来!
“啊!”安吉雅一声痛呼之间,又有几道血线飙飞。
“荣陶陶!你!这!贱…啊!”
噗……
穿梭崩飞的莲花瓣越来越多,安吉雅填不了东墙也糊不上西墙,她的身体瞬间破碎,化作了无尽黄沙。
“咔嚓”一声脆响,失去了安吉雅的支撑,沙球当即破碎开来。
化作黄沙的安吉雅还妄图逃窜,却是被莲花风暴瞬间淹没其中。
安吉雅被凌迟处死了,但远比真正的凌迟好过很多,毕竟她是在一瞬间魂飞魄散的……
“啪~”
还在与神明对垒、殊死挣扎的荣陶陶,突然间就捏碎了莲花骨朵。
安吉雅真正悲哀的地方在于,荣陶陶甚至都忘记了三寸掌心内,还有一个受尽苦痛折磨的敌人……
“发现荒漠·七洲荒土·第一洲·罩土。是否吸收?”
“发现荒漠·七洲荒土·第二洲·闻土。是否吸收?”
“发现荒漠·七洲荒土·第三洲·祷土。是否吸收?”
“发现荒漠·七洲荒土·第五洲·祀土。是否吸收?”
“发现荒漠·七洲荒土·第六洲·客土。是否吸收?”
“发现荒漠·七洲荒土·第七洲·屹土。是否吸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