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玄渾道章 txt-第兩百九十六章 入源理亂影相伴

玄渾道章
小說推薦玄渾道章玄浑道章
张御进入这方天地之后,立刻感觉到这里与众不同,因为如壑界、屹界等所在都是天夏之映照,便是达不到上层力量,也是适合修道人修持的地界。
但在这里,却是感觉到处充斥着神异力量,各种灵机飘忽不定,在这等情况之下,实难说会出现什么变数。
并且从上空往下望去,见整个世域笼罩在一片迷雾之中,他试着以目印观望,却发现被一层力量所遮挡。
这说明已然勾连到了上层力量,可天夏应该还没有正式接引,这说明其的的确确是受了纯灵之所在的影响之故。
只是差别在于,这个上层是牵连代表整个纯灵之所的那生灵上,还是某一个上层生灵,若是后者还好说,若是前者那事机就比较麻烦了。
不过此刻他倒是可以问上一问,他在外发了一个令讯。
等了一会儿,便有一个真修身影凭空出现在了那里,对他打一个稽首,道:“厉某见过张廷执。。”
张御道:“厉道友,你当是玄廷派遣在此的入世玄尊了?”
厉道人回道:“正是,我等共有五人,都是听到了张廷执传唤,一时不及赶到,又且无法离开驻地太久,只有厉某距离此间最近,故是先行赶来。
张御道:“竟有五位么?”一般方才扶托出来的天地,有个三名玄尊常驻已然不错了,竟然派出了五位,看来此处的确与众不同。
厉道人道:“这处界域大异于我等以往所见到的世域,灵性力量过重浓郁,连我等也感受到了某种制约,对于生灵更不友善,故需要我等时不时施力遮挡,才能维持此界生灵不在未来被这些灵性力量逐渐同化。”
张御道:“我方才来此也是看到了,此方天地别有玄机。”
厉道人道:“正是如此,此世若说一个特性,就是奇诡,对我等修道人有着颇多排斥,并且这里异类颇多,使我等也不得不谨慎行事。
此间生灵之演进也是极快,按照以往常例,多多少少也需一载之后,此间亿万载变化方才落定,然而这方界域却不是如此,似乎在短短时间内就变得成熟了起来,这等情形我等以往未曾见过。
刀劍亂舞
后来请示上层,玄廷发下谕令,令我不动,且看后续变化,若是有什么变数,把此间生灵接走,再把世域毁弃便是,于是我等只是防备,任凭其自行演化,道法也没有大肆传播,只是挑选了一些合适的弟子教授道法,任凭他们在世间行走。”
张御点了点头,这也是一个稳妥的处理办法,现在诸位执摄虽然频频扶托世域,元夏万一来攻,天夏现在的实力,至多能同时守持三至五座左右,若世域数目一多,也守持不住。
也就是不过现在元夏处于定约之中,所以暂时无碍,等到两家再度开战,到时候一定是会舍弃一些没有必要守御的地界的。
厉道人见他在思考,便试着言道:“张廷执,厉某不便久待,张廷执若有什么需要问的,可以随时再唤厉某。”
张御微微点首,道:“玄廷交代的谕令紧要,有些事情我自去探明就是,厉道友可先回去守御。”
厉道人于是打一个稽首,便先退去了。
张御则往下方飘渡而去,只是在渡过那一片迷雾时候,他若有所觉,回头看了一眼,应该他感觉似乎有什么在盯上了,但回望之中,却是什么都没有,他眸光微闪,再是一甩袖,就渡过了那一层迷雾。
帝豪老公太狂熱
不一会儿,落到了一处平坦铺满青草的空地之上,但天空被一层铅灰色的阴云笼罩,并能够感受到此间湿冷无比,远处山坳之中有一层薄雾,周围也是非常安静,甚至安静的有些过分。
这时他目光一转,见一条包裹着金属皮的轨道就在不远处,由远端延伸而来,再一直深入到那方薄雾之中。
窥一而知全豹,能修筑这等驰轨的,此地生灵的技艺当是拥有了一定的水准。
他转过身,摆袖而行,沿着这驰轨向前,不过一步之间,便就跨越百里,此刻他的面前出现一块黑色的界石,上面刻着“虞南市界”四字。
只是界石一个半风干的鸟类半铺在上面,其周围是呈现飞溅状的干黑血痕,看模样这只鸟是自己撞死上面的,不仅如此,看去还像是把自己使劲按在这块界石上面。
这看着像是不太可能,但若是灵性影响过重,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的,不能太依赖常理。
张御眸中神光一转,正要看个究竟,然而却见支离破碎的光气,他微微抬头,向上看了一眼,同时若有所思。
能够遮掩他以目印观辨的,仅是同层次的力量还不够,目前他大致能肯定,此界应当是牵连到了那个位于顶点的纯灵生灵上了。
他运转了气意,试图归返,果然一时无法回去。其实真要离开也是不难,舍弃这一缕气意便好,但那样明显就不会带回去忆识,等于是白来一趟了。
他思索了一下,看来要退出此间,是要找到合适的门户了。
他继续向前行走,再是一步后,却是来到了一个候车站前,到了这里终于看到了人影,一个大约五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坐在站哨室中。
这人戴着硬质皮帽,一身半旧不新的制服,戴着满是污渍的袖套,眼窝中有着漆黑的眼圈,发丝像是淋过雨又粘结在一起,整个人看着无精打采。
倒是车站之上是稀稀拉拉的人站在那里,身边都是带着大小不一的皮箱,每个人看起来都是有些心绪不安。
此刻随着他走过来,这些人先是一阵愣神,随后眼中浮现了神采,在几个人交流了一阵后,一名三十来岁的瘸腿男子有些的艰难的走过来,脱下自己的帽子,露出凌乱的头发,带着一些拘谨的问道:“请问这位先生,可是一位道师么?”
张御清楚,以道为称呼,应该就是传承自厉道人等人了,故他回言道:“可以算是。”
中年男子露出了欣喜的神情,他有些紧张且带着一点结巴问道:“那,那,道师先生。能不能,我是说,能不能为我们举行一个简单的祝仪,我们要去,要去临惠市,这一路上……”他抿了抿略带苍白的嘴唇,露出些许不安,“道师先生你是知道的。”
他像是忽然想起什么,又“哦”了一声,比划了一下,“我们会付酬劳的,对对,会的。”
张御看着他,哪怕不去过问后面的事情,通过这人的表述,他大约也能知道道师是做什么的,这些人当是会遇到一定的危险,所以需要道师的法力加持。
他感受了一下,就立刻明了的此间道法运用方式,虽然和天夏还是有所不同,可对他来说几无区别。
他双指一夹,那里出现了一张深黄色法符。
众人不由的看了过来,露出了期盼的目光,随后迎风一晃,此符便在众人目注之下凭空燃烧了起来。
凌天劍 神
随着此符燃烧,众人只感觉眼前的阴冷似乎驱散了一些,身躯也变得暖和了一些,那个中年男子不停躬身,感激道:“谢谢,谢谢了。”
他从口袋中掏出了几张纸币,想了想,又加了几张上去,递了上来,
张御没有拒绝,虽然他不需要这些,可如果他不要,那么真正以道师为职的恐怕就要被人指摘了。
众人本来眉宇间被阴霾笼罩,现在好像一个个变得心情好了许多。
在此过程中,那个哨站里的中年男子一直一语不发,等到张御目光看来,他又移过目光,并拿一张报纸挡住了自己。
张御看了一眼,已经把报纸上的内容看了一遍,这个世域变化不出意料偏向了怪乱局面,各种奇诡之事层出不穷,这应是灵性大量干涉的缘故。
其实若不是本身还有一部分天夏的映照,还有上面的厉道人加以遮蔽驱散灵性,此间生人可未必能演进到如今境地,或许早就被灵性同化了。
这个时候,有一阵湿冷风声过去,他再是转首过去,见到面前不知何时出现了一座驰车,其好像是突如其来到来的,事先没有任何先兆。
车首上面挂着两只硕大羊头骨,那一节节车厢看着包着一层漆成深灰色的金属皮,上面挂满了晃动的骨串。
那些等候之人似乎对此车的突然出现毫不奇怪,都是一个个吃力的拎起箱子,沿着踏板走入进去。
天才 小 魚 郎
张御看了驰车几眼,发现这却是一个活物,虽然像是造物驰车也是活物,但实际上后天立造的,自身并没有情感和思维可言,也仅只是活物罢了,完全是受人摆弄。
可这个东西却是有着自身的念头,并无时无刻不在吞噬着人的各种各种情绪,并且依靠这些维持着自身的活力。
從士兵突擊開始的特種生活 小說
可以看出,这是被人为培育出来的东西,可以称得上是一种灵性造物。
虽是表面看着诡奇,可他却觉得,这对现世造物有着一定的启发和借鉴,灵性生灵运用的好,对于现世有大帮助,但要避免其中的弊端。
他收敛自身的力量,也是走上了这辆驰车,途中并没有人问他索要凭票之类的东西,而上来的一瞬间,这辆驰车似乎抖了一下,但很快又安静下来。
随后他的眼前发现了某种变化,有五颜六色的光影浮现,将驰车给包裹住了,这光影持续了有一会儿,而待退去之时,他们已经离开了原先所在,而一个冒着滚滚浓烟的城市出现在了眼中。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