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從白鹿原開始的諸天 黑心師尊-269、先得寸,才能尺進(求全訂)分享

從白鹿原開始的諸天
小說推薦從白鹿原開始的諸天从白鹿原开始的诸天
“嗯。”
白秀珠螓首点了点,她正生气呢,今天白贵刻意回来早了,偷偷摸摸找了熏子,她心底知道后,不大痛快,可稍想一会后,又没有发脾气的理由。
来到东京都三天,白贵都是和她在一起度过。
只是偷闲找了一次熏子,怎么说,也不算是多大的罪过。
总不能……,一直置熏子不理吧。
“我明天就戴上你送给我的蓝宝石翎羽胸针。”
她小口咀嚼了一口食物,回道。
这句话算是和解。
毕竟她才是妻室,像这般文宴,白贵决计会带上她,而不是熏子一同去。想到这里,她心里的那点些许不愉悦,立刻消散一空。
“等文宴结束后,咱们俩个就一起到阿妹肯国,去见你的父母。”
白贵用餐巾布擦了擦嘴,说道。
……
次日下午。
朝日社社长村山龙平的别墅。
“是白君啊。”
“这……位是您的夫人?真的貌美,想必小野小町的美貌也只是如此了吧。”
社长村山龙平和侍者一同在门外,见到白贵和白秀珠过来,称赞道。
按理说他是朝日社的社长,地位尊贵,一般是不可能过来亲自邀请贵宾入席这种下档活计的,但谁让过来赴宴的都是一流的文人作家,这些人或许权势不如他,但在众多东瀛人的心目中,他一个商人明显不如这些文人作家。
再说,偶尔做上一两次,也会让人感觉到礼贤下士。
惠而不费的事情,他这个传媒大王,可不会那么倨傲。
“多谢村山社长了。”
“内人还当不得这么大的称誉。”
白贵淡淡笑道。
白秀珠尽管不明白小野小町是谁,但还是道谢施礼。
两人走进别墅。
“小野小町,是东瀛平安时代的一位美人,六歌仙中唯一的女性,如同华夏历史上的西施一样,多用于赞美女性漂亮。”
“在东瀛人的心目中,小野小町是与杨贵妃、唉及艳后并称的世界三大美女。”
白贵挽着白秀珠,在她耳旁轻声解释道。
六歌仙,是指六位杰出的和歌诗人,这一时代被誉为六歌仙时代。他们的主要成就是,让和歌真正的和汉诗分庭抗礼。大致相当于建安七子这样的人物。
而小野小町,在《阴阳师》中安倍晴明有一句台词,“小野小町,她是所有男人心目中永远的偶像。”
入内。
别墅三层建,里面已经有不少社会名流言谈正欢。
朝日社内部的文宴,说是内部,是因为主要是以邀请和朝日社有关系的文人为主,这其中不乏一些社会名流,戏剧家、评论家等等。
“白君,一别多日,想不到这次又看到了你。”
“这位是白夫人吧?”
“很多人都说你回国成亲,我还不信,现在看来,果真如此。”
“……”
不断有人朝着白贵打招呼。
白贵自从写下《枪炮、病菌、钢铁》之后,在东瀛文坛上的地位日益高涨,又兼先前做朝日社的历史专栏作家,所以文名得以传播,他又会做人,所以东瀛文坛上相识的人不少。
“森鸥前辈……”
“目代前辈……”
白贵一个个的回礼,笑容满面。
打完招呼后,他就携着白秀珠坐到一旁的僻静角落,开始给她介绍这一个个场中的文人、作家,说些他们身上的趣事。
场中的这些人,除了一些善于交际的人之外,相当一部分人都比较沉默寡言。
还有一些人有着自己的小圈子,或是在介绍一副刚拍卖来的油画,或是就近日的作品互相讨论,还有的即兴作诗……
总之,千姿百态,各有不同。
“美和……”
“那你交好的作家朋友呢,怎么不引荐引荐让我认识?”
白秀珠听完白贵的介绍后,好奇道。
“我呢,是有的,只是……”
白贵一时哑言。
他在东瀛文坛上认识的人真不少,不过多是泛泛之交。
主要是因为他是年少成名,同辈人跟不上他的脚步,跟上脚步的,因为原先和夏目漱石之争,大都忌惮夏目漱石,而自发远离,例如芥川龙之介。
所以他认识的几个关系不错的作家,森鸥外、二叶亭四迷等人,都是在文坛上举足轻重的人,老一辈了,现在正被一些人围在一起请教学问。
还有一些人,则是东大的教授们,都是学者,鲜少参加这种文宴,觉得太吵嚷。
故此……他参加文宴后,大多时间,都是和田边龙子一个小圈子。
毕竟女作家是比较稀少的。
有貌美的女作家,还理……那些糟老头子干甚。
提曹操到曹操就到。
雜魚惡魔子風紀委員長
“白君,不打算给我引荐引荐这位小姐吗?”
田边龙子走到熟悉的场地,朝日社的文宴场所比较固定,看到年轻貌美的白秀珠时,心里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她上前优雅的坐在沙发上,询问道。
朔尔 小说
“这是田边前辈,我在上一高的时候,文学社联谊那时,碰见了田边前辈……”
“田边前辈一直对我很提携。”
“这位是白秀珠,是我的内人,刚刚完婚,随我一同来到东瀛。”
白贵挑了挑眉,介绍道。
“原来是田边前辈啊?”
“多谢你对白君的一直提携。”
白秀珠很知礼的重重叫了几声前辈,态度诚恳。
“白小姐。”
田边龙子粉脸微僵,勉强笑了笑,也见礼道。
她这么一个大龄剩女,要是生育的早些,估计孩子都已经十几岁了,白秀珠没叫她阿姨,叫她前辈,合情合理。
她没有生气的余地。
“嗯,你们已经见过礼了,就坐下来吧。”
白贵气定神闲,说道。
他早就预料到,带白秀珠前来参加文宴,势必会碰到田边龙子。不过白秀珠是他的正妻,他独自一人去参加文宴难免有些不合适,到时候白秀珠质问反倒显得他心思不正。
而两人即使碰上,也没什么好说的。
一段露水姻缘而已。
田边龙子的性格……他判断,估计也不会挑明。
好吧,主要是他想让白秀珠事先适应。
一日一钱,千日一千,绳锯木断,滴水石穿。
先得寸,而后才能尺进。
“我白美和,读春秋读到狗肚子里去了……”
他摇了摇头,暗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