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小說 獵戶出山 陽子下-第1605章 怎麼把他給忘了

獵戶出山
小說推薦獵戶出山猎户出山
茶馆门口,海东青与中年男人相互对峙。
中年男人的手放在腰间,寸步不让。海东青杀气腾腾,随时都可能绷不住出手。
这个时候,一个老人从茶馆里走了出来。
“你就是刚才进去那个年轻人的朋友吧”?
海东青看向老人,身上的杀意稍稍收敛:“他在里面”?
老人点了点头,“看得出你很关心他,不过你放心,他不但没有危险,反而会获得一场大造化”。
海东青神色舒缓了稍许,“我凭什么信你”?
老人上前一步,昂首挺胸的站在门槛处,身上虽然没有武道修习者的磅礴气机和威压,但却给人一种不怒而威的威严。
我的女友世界第一可愛
“你要怎样才相信”?
海东青眉头微皱,她能看得出中年男人和老人多半都是部队出身的人,但这并不等于她就会有所顾忌。
“看在你年纪大的份上,我劝你最好是让开”。
老人微微一笑,“小姑娘如果是聪明人的话,就不该说出这样的话”。
邪神
、、、、、、、、、、
、、、、、、、、、、
陆山民正缓缓讲述着,突然之间停了下来,目光望向门口。
朱老爷子问道:“你的朋友来了”?
陆山民面带忧虑的说道:“她的脾气不太好”。
朱老爷子嗯了一声,“感觉出来了,杀气很重”。
陆山民惊讶的看着朱老爷子,“您也感知到了”?
朱老爷子笑了笑,“我虽然不是什么武道中人,但我这辈子杀的人数都数不清,我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
陆山民哦了一声,“朱爷爷,我可以叫她进来吗”?
朱老爷子眉头微微皱了皱,说道:“倒不是我信不过她,但有些话还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不过你最好还是出去一趟,如此浓烈的杀气,我担心她真会杀人”。
陆山民嗯了一声,起身离开了包房。
外边,海东青见陆山民走了出来才真正放下了心。
陆山民把海东青拉到一旁,说道:“那么浓烈的杀意,你还真打算杀人”?
海东青淡淡道:“吓吓他们不可以吗”?
陆山民回头看了眼不远处的老人,“他们不是一般人,你是吓不住的”。
海东青问道:“里边是什么人”?
陆山民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反问道:“你猜”?
海东青思索了片刻,“朱家老爷子”?
陆山民点了点头,“要不要进去见见”?
海东青眉头紧皱,片刻之后才说道:“算了,你们慢慢聊吧”。
陆山民松了口气,他还真怕海东青说要进去,这位大小姐的脾气虽然较以前有所好转,但仍然不是他陆山民能够拿捏得住的。
“你在周围警戒一下,回去之后我再详细向你解释”。
陆山民再次回到包房,歉意的对朱老爷子说道:“没问题了”。
朱老爷子哈哈一笑,:“这样的女人都能降得住,不愧是梓萱看中的男人”。
陆山民被朱老爷子的玩笑弄得很尴尬,如果是别的人这么说还好一点,朱老爷子作为梓萱的外公开这个玩笑,让他有些无地自容。
朱老爷子提起茶壶给陆山民倒茶,陆山民赶紧双手捧起杯子。
朱老爷子一边倒茶一边说道:“人不风流枉少年,自顾美人爱英雄,优秀的男人总是会吸引众多的女人,这不是什么坏事”。
陆山民尴尬的说道:“朱爷爷,我并没有您说的那么优秀”。
朱老爷子放下茶壶,说道:“谦虚是美德,但过分谦虚就不好了”。
朱老爷子的豁达让陆山民渐渐放松了下来,“朱爷爷,大概的情况就是这个样子”。
朱老爷子嗯了一声,一边摸着无须的下巴,一边陷入沉思。
陆山民静静的坐着,没有开口道打扰他的思考。
半晌之后,朱老爷子喝了口茶,缓缓道:“说起来,我与你们陆家也有些渊源”。
陆山民诧异的问道:“朱爷爷认识我爷爷”?
朱老爷子淡淡道:“见过字,但没见过人。你爷爷在书法上的造诣堪称近现代以来的大家”。
朱老爷子接着说道:“我说的渊源是指的另外一件事”。
说着,朱老爷子看着陆山民,“你知不知道你父亲陆晨龙曾经在天京掀起过一场大风暴”。
陆山民想了想,“您指的是不是他当年涉嫌仿造国外几家家电被起诉的事儿”?
朱老爷子点了点头,“没错,这件事本来只是一件很普通的侵权和不正当竞争的案件,谁都没想到会从他一个人的个例,迅速蔓延上升到国家层面的决策方向。那场事件可以说直接影响了后面这几十年的经济发展,特别是民营企业的发展”。
陆山民颇为好奇的看着朱老爷子,“您当年也参与了”?
我有五个大佬爸爸
朱老爷子点了点头,“那个时候我还未完全退居二线,仍在司法系统服务,出了那件事后,国外的几家家电企业以及相关竞争者的起诉书像雪片一样落在我的办公桌上”。
“那件案子不难,本来一开始我们也是想着按照正规的司法程序办理,但后来事情越闹越大,大到后面已经超越了司法,关系到国家经济发展走向”。
朱老爷子缓缓的说道:“老头子们大多倾向于按照正规法律程序走,但当时的很多专家学者,还有一大批的少壮派坚决的反对。他们认为改革方兴未艾,如果这件事情处理不当,会打击民营企业家的积极性,甚至会扼杀刚刚萌芽的民营经济”。
“当时就这个问题开展了一场激烈的辩论”。
陆山民好奇的问道:“那当时您是什么态度”?
“我”?“呵呵”,朱老爷子呵呵一笑,“别看我老,我是坚定的改革派。再说了,涉及的那几家企业全都是日本企业,老头子我打了一辈子的小、日、本子,岂能容那帮家伙在我们华夏的地盘上叫嚣”。
“我记得当时有个叫什么藤、、什么、、兰的日本人闯进我的办公室抗议,说我们不讲法律,没有契约精神,还说什么我们不讲道理、不讲信义,还说这件事不处理好的,他们的品牌就撤出华夏”。
朱老爷子颇为得意的看着陆山民,“你知道我是怎么回答他的吗”?
陆山民设想了一下当时的场景,然后摇了摇头,按照道理来讲,华夏如此庇护一个侵权仿造的商人,确实有些蛮横无理。
朱老爷子撸起袖子昂起头叉着腰,摆出当年的架势和口气说道:“你他娘的侵略华夏的时候怎么不讲道理,杀了那么多华夏老百姓怎么不讲道理,现在知道来找老子讲道理了,华夏的地盘华夏人说了算,愿意来做生意就来,不想做就给我滚蛋”。
陆山民被朱老爷子气势深深的折服,竖起大拇指说道:“朱爷爷威武”。
朱老爷子放下衣袖,说道:“威武个啥呀,我是算准了他们舍不得走,咱们华夏这么大的地盘,这么多人口,这么大的市场,你拿打狗棍赶都赶不走”。
朱老爷子喝了口茶润了润喉咙,“有了国家的表态,企业也就活络了起来,甭管国外什么玩意儿,只要进入中国市场,三个月就能制造出来,那些外国企业心里那个气啊,不过有了前面的案例,他们也不敢怎么地,也就只能打打嘴炮,说我们侵犯专利权啊之类的,我们是一概不理,该拆的拆,该仿的仿,气死他们”。
说到这里,朱老爷子叹了口气,脸上露出了一抹哀伤,不再像之前那样得意洋洋。
“人穷遭人嫌,国穷也是同样的道理。我们华夏人不笨,但就是底子太薄,那个时候是真正的一穷二白,不得已才硬着头皮耍流氓。现在好了,我们也有世界领先的科学技术了,也可以收别人的专利费了”。
陆山民情不自禁升起浓浓的敬意,他从朱老爷子身上看到了什么叫家国情怀,什么叫为国为民,他突然觉得自己以前所认为的英雄太过狭隘了,朱老爷子这样的老一辈革命家才是真正的大英雄。
朱老爷子停顿了片刻,摆了摆手,“不好意思,人老了就是话多,说着说着就扯远了”。
陆山民满怀敬意的说道:“没关系,我爱听”。
朱老爷子面带诧异的问道:“你不会是在哄我这个老头子开心吧,我那些孙子孙女没一个爱听的,每当我讲往事的时候,他们都会借口跑开”。
陆山民发自肺腑的说道:“那是他们身在福中不知福”。
朱老爷子长叹一声,情不自禁的伸手摸了摸陆山民的头,“哎呀,真是个好孩子啊”。
“我们刚才说到哪里了”?
“说到影子藏匿得很深,到现在都没有摸清他们的脉络”。
朱老爷子点了点头,“确实如此,单凭你们的力量很难把他们揪出来”。
陆山民没有说话,他之前已经原原本本的把知道的所有事情都告诉了朱老爷子,现在就等着老爷子表态了。
朱老爷子看着陆山民满怀期待的眼神,淡淡道:“山民,我知道你想我出面去影响国家的权力机构出面,但是我先给你泼一盆冷水,这件事情远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陆山民有些不解的看着朱老爷子,:“朱爷爷,我不是太明白”。
朱老爷子思索了片刻说道:“这样说吧,你觉得你爸当年私自做假冒产品以及偷税漏税的行为对不对”?
“当然不对”。
“但是国家是怎么处理的”?
陆山民无比震惊的看着朱老爷子,“我觉得这两件事的性质完全不一样”。
朱老爷子微眯着眼睛,若有所思的说道:“是不一样,这件事比当年你爸那件事更加复杂”。
陆山民目瞪口呆的看着朱老爷子,这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事情。
朱老爷子睁开眼睛看着陆山民,“不用这么惊讶,当然还有一点不一样,像影子这种无视国法的势力,国家是不会允许他们存在的,只是该如何处理,确实会面临像当年处理你爸那件事情一样麻烦”。
见陆山民眼中仍然充满了疑惑,朱老爷子指了指上面,“你得学会站在国家的层面考虑问题”。
、、、、、、、、、、
、、、、、、、、、、
苍鹰在把蚂蚁一顿爆锤之后,身上的怒意才渐渐消散。
金丝猴与变色龙对视了一眼,咳嗽了一声,劝慰道:“老大,迟早都要面对,您也不必太过生气”。
“你懂个锤子”!苍鹰低吼一声,“他说我冷血无情”!
金丝猴闭上了嘴,心想,人家也没说错啊,要不是蚂蚁和高昌赶去,你就要绝后了。不过这样的话他自然不敢说出口,“老大,小孩子不懂事,您别跟他一般见识”。
苍鹰转头盯着金丝猴,吓得金丝猴缩了缩脖子。
“不懂安慰人就闭上你的臭嘴,他还小孩子?有多小”?
变色龙见风使舵的说道:“老大,打断骨头连着筋,给他点时间,我相信他会理解你的”。
苍鹰猛的转头盯着变色龙,“你也给我闭嘴,我不需要别人理解我”。
“刚才说到哪里了”?苍鹰冷冷的问道。
见没人回答他,苍鹰怒吼道:“聋了吗,我问你们刚才说到哪里了”。
金丝猴细声低估道:“不是你叫我们闭嘴的吗”?
“你说什么”?
“哦、、、我是说我们刚才说到要不要在忘川镇跟他们干一场”。
“干”!苍鹰走到地图前,双目紧紧的盯着忘川镇旁边的一座大山,“金丝猴,立刻带一队人马绕道忘川镇相邻的枫林镇,从深山之中进入杨林山,给你一个星期时间在那里修建一个秘密基地”。
金丝猴兴奋的答道:“是”!
“变色龙”!
“在”!
“带几个人到忘川镇活动,故意给他们留下线索,你知道该怎么做吧”。
“知道,线索要做得隐秘自然,不能让他们轻易发现”。
金丝猴问道:“老大,伏击的人怎么安排”?
苍鹰沉思了片刻,“除了左丘那边的安保人员和蚂蚁留下照顾黄九斤之外,所有搬山境中期以上的高手全部前往”。
变色龙眉头微微皱了皱,“蚂蚁不去,我们的战斗力会大打折扣”。
苍鹰冷冷道:“金丝猴,设法联系上陆山民”。
金丝猴眼睛一亮,猛的一拍大腿,“对啊,我怎么把他给忘了”。
五更爆发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