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大明第一臣》-第一百一十五章 一桌菜,兩桌客

大明第一臣
小說推薦大明第一臣大明第一臣
六合陷入了元军围攻,耿君用和耿炳文,父子联手,军民一心,和元军寸步不让,血战持续了足足三天。
本来抱着必胜信心的也先帖木儿也彻底被打得没脾气。
明明城里的人就不多,防守都很勉强,可他们就是有本事动不动杀出来,给他们一个好看。更让人郁闷的是城里的兵马,的确能征善战,他手下的兵马除了吃亏,就没有别的本事了。
要是这么下去,还指不定谁胜谁负……也先帖木儿经过两次惨败,这回倒也没有撒丫子就跑,而是指挥着兵马,继续围攻,消耗城中兵力,同时给兄长去信,请求战术指导。
相比之下,六合城中,却是热火朝天,从上到下,每一个人都被发动了起来。
由于夏粮和秋粮的丰收,城中有充足的军粮,足以吃三个月。之前准备的兵器也不算少,耿家父子干脆大兴土木,他们在城里挖壕沟,防止元军偷袭。
更有甚至,他们挖沟,通向城外,反而袭击元军去了。
这样一群年轻的士兵,展现了超乎寻常的热情和想象力,用尽一切办法,打击敌人,保护自己!
就在这么一群繁忙的人群中间,每天都会有琵琶声响起,悠扬的旋律让士兵们暂时忘记了疲劳和痛苦,侧耳倾听,脸上带着幸福的笑容。
有人听着听着,甚至哭了。
他们还年轻,他们不想杀人,只想安安稳稳过日子,快快乐乐种田养家……可偏偏元鞑子不答应,他们无情杀戮,破坏着好不容易建立起的家园。
既然这样,就别怪我们玩命!
连日的战斗,有人牺牲了生命,有人受伤残疾。
生离死别,时刻都在发生。
但是残酷的现实只会让士兵们更加顽强,同仇敌忾。
周蕙娘最初是恐惧的,可是当她看到一个受伤的士兵,被担架抬着,脸上流着血,肉外翻着,惶恐地哭着:“我还没娶媳妇,我不想当光棍!”
心被狠狠戳了一下,这个士兵就和她的弟弟差不多。
他砍杀了两个鞑子,自己身上也落下了五六处伤痕,尤其是脸上,就算是康复,也会留下疤痕。
他们为什么愿意舍死忘生,跟元军拼命?
周蕙娘一时想不明白,她只是觉得心痛,她没有别的办法,只能在伤兵的住处外面,一遍又一遍,弹奏琵琶,缓解大家伙的痛苦。
渐渐的,大家都认识了这个清丽的女子,她的琵琶成了城中的一绝。她给受伤的士兵弹,跟守城的将士弹,给那些民夫弹。
别人手里有刀枪,她手里有琵琶,就是她的武器。
这一天的城头,杀得格外惨烈,每时每刻都有人受伤,被抬下城头,兵马不够用了,就连民夫都上去了。
暗色的血水,染红了城头,六合在流血!
这一天的周蕙娘一直弹到了晚上,弹到了指头流血……她仿佛忘记了疼痛,和琵琶融为一体,雄壮的兰陵王入阵曲,一遍又一遍,在城墙下响起。
士兵们听着曲子的激励,毅然冲上城头,和元军血战,伴随着慷慨的旋律,斩杀一个又一个的元军,将这些畜生赶下城头。
尸体堆积如山,鲜血汇成河流。
直到二更,元军终于退了,周蕙娘也终于停了下来,她的手指颤抖,血肉模糊,钻心的疼痛,让她额头冒汗。
可就在这时候,从士兵当中,响起了掌声,经久不息,热烈激昂。目之所及,一双双纯洁的眼神,满是赞美和钦佩,看不到一丝丝的觊觎和贪婪。
和曾经一曲红绡,赏银千万比起来,另一种感动,让她浑身颤栗。
周蕙娘突然抱起琵琶,快步跑回了住处,她哭了,却是幸福地哭泣。
前二十年的人生,简直就是一场噩梦!
幸得识卿桃花面 小说
异界全职业大师 小说
本以为自己在青楼看尽了世态炎凉,可是这几日下来,她才知道自己是何等浅薄!也终于知道了,被人尊重,被人肯定的美妙感觉。
在这一刻,周蕙娘万分确定,她总算明白了,什么是像人一样活着!
“三叔,你那个问题,我有答案了。”周蕙娘收拢了悲伤,心定了下来。
“你说一群说话都会脸红的年轻人,怎么跟穷凶极恶的元鞑子拼命!现在我可以告诉你,正因为他们善良,腼腆,和蔼有礼……他们才越要战斗下去,要保住这一切,不许任何人破坏。这世上最勇敢的不是穷凶极恶的坏人,而是为自己而战的好人!”
最强妖猴系统 追香少年
周蕙娘眼中闪烁着光,她十分庆幸,自己选择来滁州,参与到了这样一场战斗中。
她,悟道了!
蒋三眯缝着眼睛,思量许久,突然也笑了他的浓眉立起,冷冷笑道:“姑娘想通了就好,三叔虽然老了,可手里的刀还不老!狗鞑子想进城,就要先问问我答应不!”
……
六合的守城战,越发惨烈。
而这场战斗,从一开始,就牵动了朱家军上下的人心。
首先六合的守军并不多,冯国用留下了半个千户,耿君用有一个千户,耿炳文只有三个骑兵百户,再有就是六合的民兵,城中的青壮。
不管怎么算,能拉出来战斗的精锐,也不会超过两千人。
这么点兵马,还怎么对抗朝廷大军?
汤和,冯国用,花云,还有其他将领,都积极请战,正好带着新进编练的兵马,狠狠给元军一个教训。
只不过在一片请战之声中,徐达没有话说,他低着头,若有所思。
至于另一个关键人物,经历司经历张希孟突然幽幽说了一句,“也先帖木儿这么块肥肉,就只是击败他?是不是太保守了?”
听到张希孟的话,朱元璋眼睛骤然瞪大,不自觉之下,点了点头,确实如此!
也先帖木儿是脱脱的弟弟,元廷的御史大夫,位高权重,非比寻常。
可是从另一面来看,沙河惨败,又显示出这家伙是个十足的饭桶。
如今他率领两万兵马,围攻六合,如果就让他轻易走了,反而显得朱家军太废物了。
“先生想吃下也先帖木儿?”
张希孟点头,“主公,脱脱进攻高邮不克,那边的战斗已经进入了相持阶段。短期内脱脱肯定无法大举分兵。我们手里的各种兵马,已经超过了五万,如果还是无动于衷,只是被动挨打,未免太过保守了。”
张希孟说完,徐达竟然也站起身,附和道:“上位,张经历讲得有道理。现在脱脱最多分出几万人,跟我们也不过是势均力敌。而且他的兵马久战疲惫,已经不复出兵之时。我们主动出击,既能振奋人心,又能解救高邮,拉扯元军,最好趁机把几十万元军逼走,只有这样,咱们才能从容发展壮大,不至于处处被动!”
徐达还不敢设想脱脱大军,一夕崩溃。
但是他的想法已经和张希孟高度一致。
在高邮之战进行到了一个月之际,朱家军的机会,终于来了!
老朱看了看自己最信任的一文一武,又思忖了一阵当下的情况,他终于缓缓道:“这一战要怎么打?”
张希孟稍微思忖,立刻道:“主公,耿君用和耿炳文都是心思缜密,英勇善战之人。六合虽然并不多,但是城防还在坚固,物资也充裕。元军不可能一下子攻克。既然如此,我以为应该给元军一个口袋阵,把他们统统吃掉。”
张希孟说到这里,也不无激动。
喵廟の那些故事
前面围歼赵均用,因为缪大亨的反叛,弄得虎头蛇尾,没有享受到大战的快乐,如今机会再次降临,而且还是两万名元军,这可比除掉赵均用过瘾多了。
其实翻开地图,就会发现,沿着长江,这一战并不难打。
也先帖木儿身在六合城外,他想逃走,无非是东北面,走天长,逃回高邮,和脱脱会师。
要不就是往南走,经过真州(后世仪征),前往扬州。
对于朱家军来说,要想全歼也先帖木儿,关键就是怎么把这两扇门封住,完成彻底的关门打狗!
张希孟道:“主公,这两条路线,难度各自不同,袭取真州的这一路,需要避免惊动也先帖木儿。因此必须沿着长江北岸前进,一共一百五十多里的路,十分崎岖难行,必须在三天之内,赶到真州,并且顺利拿下,还要守住,难度可想而知!”
听完张希孟的话,朱元璋手下的一众将领也在盘算,自己上能行吗?
万一失败了,后果可不堪设想。
在长久沉默之后,冯国用突然站起,“上位,这事交给卑职吧!本来驻守六合就是卑职的事情,这一次给卑职一个机会,一定拿下真州!”
朱元璋略沉吟,虽然冯国用不是他从家乡招募过来的最初班底,但此人文武全才,又有韬略,是个非常值得信任的人!
“好!既然如此,咱给你两个千户,外加一些斥候兵,骑兵,你看如何?”
“多谢上位!”
冯国用领了命令,心中大喜。
这时候张希孟又道:“接下来就是至关重要的天长方向。此地正好在六合和高邮之间。原本张士诚曾经派人占领,后来张士诚缩回高邮,这里又落到了元军手里,但是驻军却不多。只不过由于临近高邮,一旦爆发战斗,脱脱必定派人增援,如何挡住脱脱,又关门打狗,干掉也先帖木儿他,很是考验个人的能力本事,等闲马虎不得。”
张希孟说话之间,目光就不断扫过徐达,毕竟只有他把握最大!
徐达也不负张希孟的寄望,他果断站起,向老朱请令。
“既然如此,徐达统领本部兵马,立刻从来安出发,兼程行进,抢占天长。”老朱又道:“他们两个领兵出去,剩下的兵马,就随着咱一起,围歼六合的也先帖木儿!”
朱元璋大手一挥,决定了作战方针。
所有人都积极准备去了,张希孟却把徐达叫住了。
“不足五千兵马,会不会太单薄了?”
徐达知道张希孟的好意,他想了想道:“兵马贵精,人数多了,我怕添乱。不过先生要是有心,能不能让彭早住和缪大亨去攻击淮安?”
“攻击淮安?”
“对,淮安是脱脱南下的大本营,囤积了海量的辎重。只要淮安受到攻击,脱脱必然回兵!而且,连淮安都保不住,朝中对脱脱的非议,也必然增加。”
听到这话,张希孟忍不住惊骇大喜,要知道分析脱脱处境的时候,徐达可没有在场。此刻的他竟然能说出利用元廷矛盾的高论,实在是进步飞速。
战争最是能提升人的本事!
“好,我现在就去和主公商议!”
徐达再三感谢,随即和张希孟告别。
他率领本部人马,星夜兼程,突袭天长,另一边,冯国用也已经动身,不顾险阻,扑向了真州。
至于中路,自汤和以下,主要千户将领,悉数在列,全都跟随朱元璋出征。
这一次堪称朱家军成立以来,最大的一次军事行动。
(C86)海之底、夜之狂舞曲Hymne A LAmour
空气中都弥漫着紧张的气息。
张希孟也随军参赞军机,他们并没有大张旗鼓,而是依次出发,向着六合,包围了过去。
可就在朱家军主力,即将抵达六合,展开攻击的时候,一封绝密信件经过贾鲁之手,送到了朱元璋面前。
“脱脱不满也先帖木儿迟迟无功,另派三万人,驰援六合。”
朱元璋看了看日期,忍不住吸了口冷气。元军已经出发了两天,前锋兵马,或许已经离着天长不远了。
如果徐达的动作迟缓一些,怕是要落在元军的后面。
张希孟面对着这封信,也是额头冒了汗,喃喃道:“又来了三万人,这是一桌菜,来了两桌客人啊!”
朱元璋瞳孔收缩,一股巨大的无形压力,落在了肩头。
是继续打?
还是改变计划?
此时两路人马派出去,主力也已经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只不过突然出现的三万元军,让战争难度增加了一倍不止。
老朱没有思量多久,就坚定道:“两桌客人就两桌!把他们一锅烩了!”
张希孟见老朱态度坚决,他也松了口气,“主公,既然如此,就立刻集中兵力,先破了也先帖木儿,随后挥军北上,和元军主力碰一碰!”
老朱淡定道:“就这么传令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