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史上最難開啓系統 ptt-第二千二百九十二章 作戰智慧鑒賞

史上最難開啓系統
小說推薦史上最難開啓系統史上最难开启系统
“诸位,据说刚刚又有入侵的眠傀大军于地底偷袭,并且来势凶猛,甚至出现了黄泉、灵虚等高阶眠傀!”
万龙森密林间,浓郁的夜色,使得黑暗更加深邃,同时一株株苍天古树中间,正有一队人马,再次启程。
随后开始向前奔袭的白蟒营阵中,低低的交流声于一位中年校尉口中继续响起:
“上一次我等遇到的只是最普通不过的行僵眠傀,可是却在一个照面间,就损失了过万的弟兄,而这一次,来袭混沌军的级别完全不同,那才是真正的大恐怖!”
下一息,当这位一位中年模样的校尉说完之后,周围几位较为年轻的战士面色骤变,急急张嘴开口道:
“这些高阶眠傀的目标定然是那丛林里点亮的火光,所以将军她?”
年轻战士这带着焦急的声音落下,这位白蟒营中年校尉抬手示意稍安勿躁,随后开口道:
“将军的百余亲卫死伤过半,但是将军没事,因为遇到了一群强大的神秘之人,甚至其中有大修,仅凭一人之力,直接将整个眠傀大军彻底抹杀,并且封印生擒了那黄泉眠傀,当真强大至极。”
此言响起,周围战士纷纷倒吸一口气,随后继续开口问道:
“这些人是何来历?”
“据侥幸活命的将军亲卫所言,这些人自称来自大夏!”
大夏这二字一出,这些年轻战士脸上的担忧之色才消退,随即便浮现出了些许疑惑,回应道:
“大夏?据我所知,九方大陆并未听说有势力称之为大夏。”
“谁知道呢,或许是其余大陆撤退而来的强大势力吧,反正将军能够安然无恙,你我也算还有些盼头。”
这一句带着莫名之色的话音从中年校尉的口响起之后,整支在黑暗之中依靠双腿向前行军的白蟒营众人,皆一阵缄默。
生灵内心的恐惧,很多时候都源自于未知,而对于此时的白蟒营数万将士而言,周围起伏的黑暗,以及未卜的前路,无疑在自己的内心,中下了一颗名为恐惧的种子。
這個大佬有點苟
巨X女神X玉子燒
缄默之间,一位年岁最小的白蟒营战士抬起头,望着前方黝黑的虚空,询问声传出:
“校尉大人,您可知我等现在要去往何方?”
“杀敌。”
中年校尉的回答很简单,随后年轻军士再问:
“何处杀敌?”
摩天輪
这第二声询问传出,走在侧方执护卫之责的校尉嘴唇动了动,欲言又止,最后才开口回应道:
“九龙川防线一旦被攻破,那万龙森里皆是敌,躲无可躲,避无可避!”
这道带着无限凝重的声音刚落,所有将士的面色纷纷狂变,赶忙抬头,只见前方无尽森林的各处,一道道代表着求援的白色光柱,纷纷冲上虚空,贯穿整个夜空,并且久久不散。
与此同时,白蟒营队伍的最前方,来自那位老者骇然的声音,便直接响起:
“不好,这是求援令,这么多求援令,究竟发生了什么?”
话音未落,身背长枪的黑甲女将白露,环顾一周,见四面八方满是冲天而起的求援信令,双拳握紧,一字一句的声音传出:
“这些信令并非来自最前方的九龙川防线,而是后方丛林,应该是无眠之人在针对吾等这些前往九龙川的后援军!”
话音落下,白蟒营女将白露和身旁的老者对视一眼,皆从对方的眸子里,看到了深深的恐惧。
从另一方面而言,此时二人的恐惧,并非来自于被四处截杀的后援军,而是源自于无眠之人在此事背后所展露出的作战智慧。
若是这些不死不灭,拥有无数活死人大军的无眠者,具备了无比卓越的军士才能,这对此时苦苦挣扎的九方大陆生灵,究竟意味着什么?
此问题足以令所有细思之人,自内心深处涌现出无限恐惧!
“不妙,这太不妙了!”
下一息,喃喃声于白蟒营老者的口中向外传出,同时二人前方,大步向前行走的江越,忽然间停下了脚步,随后其伸手一托,于虚空伸出托起一头挥舞着双翅的飞行信使。
随后江越于飞行信使之中取出一封情报卷轴,打开之后低头望去,眸子里露出了浓浓的思索之色,随即张嘴开口问道:
“本司吏问你们一个问题,尔等以往与混沌军作战时,这些眠傀军队是否拥有上佳的作战素养?”
豪門狂情:愛妻,不要跑 沐汐涵
询问声落下,白露和老者二人几乎并未有太多的思索,直接开口回应道:
“并无,以往的作战之中,这些混沌军的作战方式极为简单,都是凭借诡异强大的混沌之力进行正面冲杀,可谓是极为粗暴。
“同时这也是咱们九方大陆能够坚持到如今还未被攻陷的原因,毕竟曾经其余大陆的强者,在祖地陆沉之后,纷纷聚集到这最后之地,或许也因为所有人都知道,九方若是沦陷,那便再也退无可退!”
老者这蕴含着些许悲壮的话音传出,江越的脸上随即浮现出了意外,脚步微顿,将手中的卷宗甩给后方二人,开口道:
“既然之前的混沌军都只会冲锋作战,那么如今的情况,就变得极为难缠了。”
江越说完,后方的女将白露扬手接过前者甩来的卷宗,与身旁的老者一道仔细看去,瞳孔骤然间放大,喃喃读出了这卷轴内写着的消息:
“据夜魇司夜司丞消息,森林之内有无眠之人点燃大量篝火,以此为诱饵,吸引各支兵马前往探查,随即设下埋伏,肆意屠杀!”
老人的话音还未落下,身旁的女将白露向后猛地退出一步,发出一声低吼:
“这不可能!在整个无尽广土在对混沌军的作战之中,这些眠傀从来没有如此诱敌深入的手段!”
“以前没有不代表现在没有,因为世界每时每刻都在发生着变化,也正是因为尔等守军这些僵化的思维,才导致了如今损失惨重。”
下一息,江越响起的言语毫不留情,不过二人没有看到的是,在江越望向前方起伏黑暗的眸子里,尽是凝重之色。
因为对付一个拥有极高作战作战素养的混沌大军,对于大夏而言,同样是一场生与死的挑战!
“最长的路也有尽头,最黑暗的夜,也会迎来黎明,这所谓的大劫,看吾等大夏儿郎可退缩半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