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言情小說 獵天爭鋒討論-第1207章 以一敵三熱推

獵天爭鋒
小說推薦獵天爭鋒猎天争锋
尽管此时的商夏还没有从本源化身处得到刑星天带给灵丰界的警告,但这却并不妨碍他应有的谨慎。
毕竟在灵丰界第一次发现并找到星兽巢穴的时候,伴随着的便是来自灵孚三界的六阶真人的出现和冲突,商夏自然不会在这个时候大意。
毕竟谁也不清楚这座巢穴秘境之外的虚空当中究竟有什么。
虽然商夏并未从刑星天的口中听到过关于“星幕”的说法,但在元平界与元鸿、元鸣两上界的高品真人有过交锋的他,已经能够隐约的察觉到以星原道场为核心的各方各界,应当处于一片相对封闭的星空当中。
正是因为这片相对封闭星空的存在,使得各方各界避开了更为强大的位面世界觊觎的目光。
但从两大上界高品真人的试探,以及灵裕界真人花剑楼的言语当中,商夏大约也能感觉出来,这片相对封闭的星空怕是不会宁静太长时间了。
商夏一路快速的将巢穴秘境当中容易收集的高阶灵材灵物收入囊中,随即便来到了秘境的出口,而外面则应当就是一片全然陌生的虚空。
通过之前那座星兽巢穴的经历,商夏大约明白巢穴秘境往往都开辟于特殊的虚空环境之下,因此,当他准备走出秘境的时候事先都要尽可能的做好准备。
果然,当商夏踏出巢穴秘境的一刹那,顿时就感觉到身周的虚空传来强烈的挤压之力,整个人就仿佛身处深海之底一般,不但令人感觉到一种无法喘息的窒息感,还要将人彻底的压垮。
商夏的本源领域本能的做出反应,源源不断的六合源气涌出,强行将四周的空间压力排开,为他在虚空当中开辟出了一条通道出来。
然而当商夏从这片空间挤压之地走出来的瞬间,身前的虚空忽然如同水面一般泛起一层涟漪,一点寒芒从涟漪的正中央探出,直接便刺穿了他的本源领域屏障。
惡魔愛上小貓咪
尽管商夏事先已经做好了一定的防备,但这一次袭击来得如此迅捷而犀利,还是大大出乎了他的预料之外。
眼瞅着本源领域屏障被洞穿,弥漫在本源领域范围内的六合源气瞬时自发做出反应,一部分化作雷光、剑气不断的消磨着寒芒的进袭,一部分则向着商夏身周汇聚,随着他的指尖引动化作一杆源气之枪飞出,准确的扎中了那一点寒芒。
叮——
清脆的金铁交鸣之音直接撕裂了商夏的本源领域。
然而“弑神枪”的枪意却也足以令驾驭那一点寒芒的袭击者心神震动,一时间难以再有下一步的行动。
而就在这一瞬,一颗浑圆剔透的劫珠透过被撕裂的本源领域,挟着无穷之势向着商夏的头上落去。
不过商夏对于这种偷袭不成就变围攻的场景实在并不陌生,在本源领域破碎的情况下,他直接张嘴吐出一口本源源气,在半空当中化作一片五色豪光将那颗袭来的劫珠强行托在了半空之中。
于是便在这瞬间,商夏直接祭出了圣器石棍,这一次他选择先发制人,照着身后他刚刚从那片挣脱出来的虚空乱流处一点,霎时间便有无数道源气暗流将那里直接搅成了一片混沌。
這個大佬有點苟 半步滄桑
这一式棍法乃是商夏所创“六合枪法”的第二式:乱星!
虚空乱流当中仿佛传出了慌乱的惊呼,但却又被扭曲的虚空将声音撕扯的断续而零落。
但商夏这突如其来的一棍反击,显然打乱了袭击者对他进行围攻的节奏,而陷入虚空乱流当中的同伴更是让另外两位袭击者有些进退失据。
那一点寒芒在被商夏一道枪意神通逼停的瞬间,也令其本体显露出来,却是一把短匕,只是驾驭这把短匕的袭击者却仍旧未曾显露身形。
但在这一瞬间,驾驭短匕的袭击者便已经从被“弑神枪”枪意的袭扰当中挣脱出来,原本停滞的短匕直接凌空虚划,一道道虚空裂纹纵横交错,向着商夏的本尊真身切割而来。
可另外一位驾驭着浑圆劫珠的袭击者,却忽然放弃了对商夏的压迫,闪烁着幽寒冷光的劫珠从他的头顶之上飞离,而后直接撞入虚空乱流之中散落一片冷光,令汹涌的虚空乱流一下子变得平缓了许多。
随即如同一层层帷幕阴影的虚空被一层层破开,一位身形狼狈的女子从中狼狈的挣扎出来,抬头看向商夏的目光却充斥着愤恨和怨毒。
然而商夏却全然没有将对手的目光放在心上,面对第一个袭击者切割虚空的攻势,他直接引动一开始托举浑圆劫珠的五色华光向着身周虚空横扫而过,直接令那一道道纵横交错向他切割而来的虚空缝隙自行弥合。
而后回过头来的商夏顺势甩动手中的石棍,照着另外一个方向的虚空砸下。
在棍影掠过的虚空当中,一层层的空间被挤压折叠,最后在强横的天地之力的加持下击向商夏刚刚神意感知锁定的虚空某处。
“六合棍法”的第一式:合州!
商夏这一棍落下,圣器石棍的本体足以承载一州天地之力!
在商夏进阶四品道合境之后,他再施展这一式棍法的时候所爆发出来的威能也越发的雄浑浩大!
一声惊呼从虚空深处传来,一个年轻男子的身形狼狈的从虚空当中跌落出来,面对这沛然不可阻挡的一棍根本生不起任何抵挡的心思,更何况他的兵器浑圆劫珠如今还陷在虚空乱流当中未曾返归,于是便只能选择逃遁。
一声叹息突然传来,一位面貌看上去同样年轻,但神情气质之间却多了几分沉稳沧桑之色的武者从虚空当中现身而出,伸手向着身前一探便将那短匕抓在手中,而后横跨一步直接挡在了狼狈逃遁的年轻男子身后,再将手中的短匕朝着砸落下来的棍势接连削出三次。
所有的一切都发生在短短一瞬之间,三次削落的短匕每一次削出都能消解石棍所携带的一部分力量,三次过后圣器石棍之上所裹挟的天地之力几乎已经被削掉了三分之二。
眼看着石棍之上裹挟着剩余的力量砸落,手持短匕的这位武者无奈之下只得举起短匕进行招架。
短匕直接被石棍砸飞,强大的力量直接震裂了武者的虎口,流淌的鲜血涂满了他的手掌。
好在经过层层削弱之后,商夏的这一棍终归还是没有能够击破此人的本源领域,但强大的冲击力却也直接将其从虚空当中击飞了数十里之遥。
但商夏此时却也来不及乘胜追击,因为便在他击退了年轻武者,击伤了稳重武者之际,那位刚刚从虚空乱流当中挣脱出来的狼狈女子已然缓过神来,双手掐出一道印诀直接便隔空照着商夏的后背上打去。
眼瞅着商夏不闪不避,这一印就要结结实实的落在他的背后之上,那原本满脸愤恨的女武者脸上顿时浮现出了一抹大仇得报的畅快笑意。
可她在商夏身后却也看得分明,在一棍击飞了短匕,击伤了自己的同伴之后,商夏直接将石棍收回的瞬间猛地向着脚下的虚空一杵。
咚——
原本空无一物的脚下虚空,在石棍杵落的瞬间却仿佛真正的如有实质的地面上一般,甚至引得整片虚空都为之一震!
于是女武者便惊骇的发现,连同她自己在内,此时她目光当中所看到的一切,都随着商夏手中的石棍杵落的瞬间而完全停滞了下来,包括她那一道眼瞅着便要印在商夏后背上的印诀!
紧接着她便又看到商夏从容的向着身侧横跨一步,避开了身后印诀的袭击,然后转身一步跨出便已经来到了她的身前……
然而她却发现这个时候的自己几乎什么都干不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快要走到了她跟前的商夏,哪怕是绝望之下想要闭上双目都无法做到。
而便在此时,原本前行的商夏身形微微一顿,目光微不可查的向后瞥了一眼,随即便闪身错开了眼前的女子,从她身旁掠了过去。
直到这个时候,她才看到之前从商夏手中逃走,此时却距离他最远的那位年轻武者,此时正口中溢血,目眦尽裂的朝着她急速飞遁而来。
此人应当是在距离商夏最远,受到商夏棍法影响最弱,同时又不惜以自损本源的方式才挣脱了六合棍法“定空式”的影响,然后疯狂赶来要借助女武者。
所有的一切都发生在短短的瞬间,商夏本有机会一具击杀女武者,但他却也不想因此便被其他二人缠上。
别看商夏之前在被三人率先出手偷袭的情况下,还能反客为主,渐渐将局面搬回,甚至以一敌三还能与对手打得有来有回。
可商夏自己却明白,他刚刚在面对两位高品真人和一位三品真人围攻之时,所展现出来的强势状态并不能够持久。
一旦被三人回过味儿来,再与他纠缠上来,那么最后落不了好的便只能是商夏自己了。
更何况商夏可不相信自己前脚走出星兽巢穴,后脚就能一头碰上两位高品和一位三品真人的联合袭击。
天下哪里有这么巧合的事情?
邪 王 追 妻 毒 醫 世子 妃
情知这里应当是一个圈套的商夏又怎么可能会继续留在这里?
当务之急当然是要尽快返回星兽巢穴当中,随时准备退回到灵丰界。
嗯,不对,既然是圈套,恐怕针对的还不仅是自己。
毕竟用一座星兽巢穴和一支庞大的星兽群落为代价,仅仅只是为了钓一个四阶高品,这无论如何都显得小题大做了一些。
那么,这些人难道是冲着灵丰界去的?
既然自己能够溯着星兽降临的虚空轨迹找到它们的巢穴所在,那么这两位四品真人和一位三品真热, 或者还有他们背后的大势力同样也能够沿着这条轨迹找到灵丰界!
所以说,他若要摆脱这些陌生真人的围攻,不但要尽快从星兽巢穴退回灵丰界,恐怕还要避免这些人沿着虚空轨迹追踪到灵丰界在星空中的方位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