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詭三國 馬月猴年-第2368章混亂的秩序看書

詭三國
小說推薦詭三國诡三国
斐潜在翻看着一些律法相关的书简,然后发现了一个问题。
與你編綴的泡沫
在一段时间当中,斐潜以为是汉代的律法不规范,才导致了一些官吏很官僚,但是现在看起来么,并不是这样。
官僚这个东西,自从有官僚这个集团之后,官僚主义这个不灭的亡灵,便是无法避免的诞生了。
毕竟人都是有私欲的,即便在后世开民智之下都有各种摸鱼的行为,又谈何在大汉当下就可以杜绝上个班打个卡就溜号的行为?
斐潜发现,其实在战国时期,随着官吏体系的建立,渎职行为或是职务犯罪,就成为了一个非常普遍的现象,也因此产生了各种法律法规来预防和惩治这种类型的犯罪。
法家之人,就对于这种犯罪非常愤慨,代表人物李悝就在春秋各国历法基础上制定了一套比较系统的法典,称之为《法经》,并且在其中有『借假不廉,淫侈,逾制』等直接指向了大小官吏的职务犯罪的条款。
秦律之中对于官吏贪腐渎职,也同样很重视,再次扩大了职务犯罪的范围,对于挪用公款,以权谋私,冒领钱饷,贪污贿赂等等行为制定了更多的细则,不仅是罪名增多,刑罚也更重。
可是即便是这样,也挡不住有痣之士前仆后继。
到了汉代当下,斐潜在调取了汉律当中的一些关于官吏犯罪的律法之后,翻看之后发现,其实并不是汉代将秦律丢到了一边,甚至是有了更多……
贪污,贿赂。『府中公金钱私贷用之,与盗同法。』
够明确了吧?
但是这些律法很分散,并且有一些是分布在不同的律令当中。比如汉律『主守盗』,直十金者,弃市。这里十金,指一般的金,也就是十枚铜钱啊,贪污十枚五铢钱,就弃市,这是在盗窃的相关法律当中的。
而『受赇』、『行赇』,就是受贿行贿。赇,以财物枉法相谢也。以其赃为盗,罪重于盗者,以重罪论。这一条,又是在捕律之中的,就是禁止在捉拿贼犯的时候私自枉法。
『受所监临』,指官吏接受所辖管理区域的百姓或是下属财物以及其他馈赠。白吃白喝打白条,或是贱买贵卖等,都按照金额计算,又是属于市律……
至于是渎职罪,或者称之为玩忽职守罪,在汉代并没有专门的这个称谓,而是被称之为『犯令』,『废令』,如果牵扯到皇帝,那就是『废格』,像是刘廙那样的行为,往重论,就是『废格』,轻论也是『废令』,就是法令规定要做的事情而不去做……
反正就是非常的零散,并且很不成系统。
除此以上的几条之外,还有『不胜任』、『选举不实』、『储峙不办』、『稽留诏书』、『泄露省中语』、『度田不实』、『阑出入』、『乏徭』、『擅赋敛』、『擅兴徭』、『擅出界』等等,林林总总一大堆。
斐潜微微叹了一口气,放下了沉重的汉律竹简。
看明白了。
逆 天仙 尊
也看糊涂了。
『士元,某要举办一个「公审大会」……暂且这么叫罢……』斐潜缓缓的说道,『这些人喜欢仪式感,需要仪式感,那就给个仪式感……』
虽然斐潜没有说具体『公审』是什么,但是根据斐潜调阅的这些律法来看,斐潜是明显不满意手下官吏的这种官僚做派……
毕竟大汉已经官僚了三四百年了。
舊作新讀·阿Q正傳
贪婪,懒惰,永远是人性当中的不曾缺席的重音符。
『主公,这个「公审大会」真的有用么?』庞统摸着自己的下巴,这是一项完全没有做过的事情,没有任何书籍典故可以参照,这就意味着……
嗯,下巴又要少了……
『或许。』斐潜笑了笑,『但是值得试一试。不过这个律法么,士元也不必亲自去做……』
庞统立刻明白了,双手一拍,『这自然是参律院之责!』
『哈哈!』斐潜点了点头。
这个世界有光明,自然也有黑暗,有善良也有邪恶,包括所有的人,所有的事,作为一个国家或是政体,像是斐潜这样的政治利益集团,最重要的并非光明或是黑暗,也不是善良或是邪恶,而是稳定的平衡,有序的制度。
没有制度的组织,亦或是有制度但是等同没有制度的,都是死路。
……(๑·̀ㅂ·́)و✧……
混乱和秩序,都是相对的。
下辨一场大战之后,氐人就陷入了无序的混乱当中。
四处劫掠的时候,什么都是爽的,就像是一个普通企业发展初期,利润哐哐往上,每个人都是劲头十足,相互之间也是融洽无比,每天向上的业绩数值就像是一道通天的桥,让每个人都感觉到了希望。
在进入下辨地带的时候,氐人自己有万余,然后挟裹的百姓,还有周边的小部落也接近了一万,这些被挟裹的百姓和周边的小部落,被迫或是主动的成为了搬运工,负责将劫掠而来的东西搬回氐人的老巢当中去。
杨千万因为王贵的『掩护』,逃出生天,但是旋即就不得不面对着氐人当下混乱的局面。
雷氏七兄弟竟然携裹着大量的物资,二话不说就跑路了,使得氐人聚集在一处,每天都是在消耗,惶恐不安的情绪在蔓延。
虽然说在阴平境内,一时之间汉人并没有追杀进来,但是并不代表着一切都安全。
阴平山林众多,通达不便,着就成为了氐人的掩护,也使得氐人的短视。
杨千万便是如此。
他觉得当下是氐人的危机,但是既然是危机,就意味着危险当中,还有机会。杨千万想要抓住这个机会,就像是溺水的人要抓紧最后的一根稻草。
不管这个稻草最后能不能救命……
『我们以山林为居,是大地的宠儿,毡帐而聚,也是上天的儿子!汉人筑城羁民,看着似乎不错,但是实际上是用泥瓦围困生灵!是泯灭人欲!当遭受天谴!人就应该在天地之间,自由生活生长,就像是鱼虾要在水里一样,如果被网罗框住,到了陆地上,还能活得几时?』
『这一次,汉人在下辨胜了,但是他们只能胜一时!我们输了一次,但是不代表我们永远都输!这一次的失败,责任我有!但是更多的是我们暴露出来的问题!我们没有统一的组织,没有统一的章程,没有统一的行动!这才是我们失败的根本原因!』
想要成為影之實力者
『汉人用刀甲来威逼我们,用他们的财货来引诱我们,将我们分割在这些汉人不看重的荒凉土地上,就是让我们变成那些永远奴役在他们城池周边!然后又用这些被奴役的人,组成军队,来攻打我们,要我们服从,想要拔去我们的鹰隼的翎羽!想要将我们的勇士变成他们的走狗!就像是川蜀之中那些被他们驱使,残杀本是同族同宗的那些氐人賨人的一样!』
星辰 變 動畫 第 二 季 線上 看
『面对这些,我们难道不应该抵抗么?难道不应该团结起来么?难道不应该为了我们子子孙孙的生存,为了氐人的血脉而奋斗么?!』
杨千万在大帐当中昂然而立,略微显得凶残的目光扫视着账内的大小部落的头目。
『这一次战斗,我确实输了,但是也只有我赢了一次!』
『下禄,我亲自带人打下来的!然后那些孬种,他们在哪里?!』
『只有我才是真正的勇士!拿下汉人村庄,攻克汉人军寨,攻取汉人城池!都是我!』
『而其他的人都在干什么?我在攻打,他们在观望!我在防御,他们在逃跑!无耻!卑贱!』
『我才是你们应该敬奉的大王!才是可以真正带着你们,像是鹰狼一样重新成为这片土地主人!永远不受汉人的奴役!永远传承我们氐人的辉煌!』
『汉人不可怕!可怕的是我们不团结!』
『这一次我们受到了挫折,这是好事!这让我们更加清楚,更加明白!只有我!只有我才是氐人的希望,只有我才能带着氐人的勇士,只有我才可以让牛羊遍山谷!奶酪像大河一样流淌!你们这些人,只有重新归于我的帐下,听从我的指令,才能扯掉汉人勒紧在你们脖颈的绳索!丢掉汉人发给你们的农具,握起我们的刀枪!就像是握起镶满宝石的权杖!』
讲到这里,杨千万高高举起了手臂,在空中狠狠的劈下,像是握着所谓的镶嵌宝石的权杖,又像是在砍杀了一个在他面前的敌人。
『只要你们听从我的号令,遵从我的指挥,之前你们获取的财富和物资,都是你们的!我不取半分!今后若是再攻克汉人的城池,汉人的仓库里面,也有你们的一份!我们现在不算失败,更不是结束,只是暂且的停歇!勇士终会从汉人手中夺回失去的一切!我们最终会迎来胜利!到时候你们就会庆幸,能在此时便跟随我作战,在我大帐之内占据一席之地!』
在场的大小头目相互相看着,似乎有些犹豫,其中一名头目便是大声说道:『杨大王,不是说我不相信你,而是现在汉人追得紧……不如我们先退到山里去,等汉人走了之后再出来,又何必在这个时候跟汉人硬碰硬呢?』
这个头目说的本身也是大多数氐人的心声,但是杨千万听到了这句话之后,脸色便是阴沉了下去,他大步走到了这个头目面前,『这么说来,你和雷家的几个兔崽子一样的心思,见到了难处就是抛下兄弟,只想着自己逃命了?!』
雷氏七兄弟在下禄,不仅没有给杨千万和王贵支援,反而是趁着自己在后面没有受到攻击的机会,带着物资跑路了,使得三家联盟彻底崩坏。这个事情不管怎么说,都是雷氏七兄弟做得不地道,因此杨千万当下的指责,就让这个头目有些紧张了起来,一时间不知道要怎么回应。
不管怎么说,背叛自家族人,都是一件令人不耻的事情。这个标准在任何地方都是一样,不管是什么借口,不管是什么理由,背叛的行为永远都是让人痛恨。
杨千万本身常年征战,能当上氐人头目小王,也是个人武勇出众,现在多少有些恼羞成怒的站在方才发话的小头目之前,浑身上下杀意沸腾,似乎下一刻稍微有对答出错,就要动刀子一样,似乎带着了死亡的威胁。
大帐之内的声音截然而止。
所有人都盯着杨千万和那个小头目,神情或是严肃,或是忐忑,或是惊恐的看着这一幕。
『我不是这个意思……』那个头目叫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说什么意思?』杨千万狞笑着。
『我是说……』下头目正想要分辨,视野当中刀芒一闪,低头看去,却不知道什么时候杨千万已经将切肉的小刀扎在了他的胸口!
『狗崽子!叛徒!为雷家那几个兔崽子说话,有没有想过其他人?!叛徒!叛徒就是死!』杨千万一边咒骂着,一边将小刀拔出,然后又是一刀戳下去。
氐人身上都有吃肉的小刀,一般也不长,大多数用来切割牛羊骨头上的肉,现在被杨千万胡乱的戳刺着那头目的头胸,很快就将那头目的头脸胸口戳刺得一片血肉模糊,鲜血从胸腔里喷涌出来,扬射数尺之高。
杨千万尤不解恨,甚至将那个小头目的胸腔扒开,割出里面的肉,放到自己的嘴里恶狠狠的咬着,骂着……
其他头目眼见这一幕,一个个也都是惊骇欲绝,有的甚至是双股战栗,起身欲走。
看到周边的人恐惧的神色,杨千万才满意的笑起来,将小刀在头目的尸首上随意抹了抹,然后指着尸首大声说道:『叛徒的部落人口和牲畜,也都归你们!』
『……』在大帐之内的其他头目愣了一下。
『多,多谢大王赏赐!』有个小头目反应过来,躬身一拜,丝毫不在意方才喷溅出来的鲜血还有一些沾染到了他的身上。
『哈哈哈,这才像个样子!』杨千万指着那个小头目,『多分你一份!』
『多谢大王!多谢大王!小的一定誓死效忠大王!』那小头目本来还是惊慌不已,闻言后已是欣喜若狂,忙不迭匍匐在地,不断的叩首道谢。只是说了一些好话,便凭白得了上百近千的人口牛羊进账,怎么能不高兴!
其他的大小头目虽然见到杨千万的暴躁,但是也见到杨千万并不吝啬赏赐,出手阔绰,一时间也就压下了恐惧,换上了贪婪。
『首先!』杨千万挥动着手臂,『我们要先找出潜藏在我们身边的叛徒!统合所有的力量!只要我们心都在一处,力都在一处,就是无往不胜!
……ヽ(`Д´)ノ……
视线回到长安。
骠骑府衙之内。
斐潜坐在厅堂之中,面无表情。
大汉商会的一帮子大头目,也就是崔厚等人坐在下首,都低着头,战战兢兢。
啥?
甄宓?
甄宓自然也在。
甄宓依旧是一个服饰精美,宛如瓷娃娃一般。
崔厚则是一头的汗。
大汉商会的建设,也出现了一些混乱。
对于这些大汉商会的人来说,在某种程度上也是属于斐潜直辖,但是又和真正直辖的军务政务的那些有些不太一样。
相比较其他方面的发展,大汉商会在某些程度上有些落后。
斐潜不仅是希望大汉商会做纯粹销售买卖的事情,也同样希望在某些环节上和其他的机构起到一个互补的作用,毕竟各个的机构之间的视角和行为群体是不尽相同的。在县衙里面的官吏和在商会里面的掌柜,对于同样的一件事情的态度,肯定是会有所差异。
商会,或者说行社,是城市和经济发展到了一定阶段,一定程度的时候,所产生出来的一种社会商品资源的集中分配约束方式。当然对于现在的大汉来说,其实无法将后世先进的管理模式照搬来抄,毕竟商业流通非常依赖于信息的传递,而现在的消息传递渠道和速度,依旧非常缓慢。
截至到现在,飞鸽传书算是最为快速的信息传递方式了,但是这种模式也有许多的不便,更多的信息传递依旧是用人体的感知系统。
说到底,还是要人力传递,而信息的传递的飞速发展,要等到电磁学的发展……
因此斐潜只能是另辟蹊径,想要从信息的另外一个角度去考量和运作。
信息时效性和传递性因为科技的限制,当下无法做到,那么若是从信息的普遍性和客观性入手呢?
简单来说,就是大数据。这个大数据的产生,是因为大汉商会在这一次承接了斐潜在年末的民间福利发放工作。之前的发放的过冬,或者说是新年的福利,是让各地的乡镇机构,民间村寨代为发放的,但是在这个过程当中明显出现了一些问题,因此斐潜就在今年,改让大汉商会进行负责这个事项。
斐潜原本是想要借助于大汉商会这一支可以直接通达到乡野的棍子,去掌握更多的数据信息的时候,更及时有效的连同乡野,结果发现大汉商会不仅是这么长时间都没有建立起这方面的架构来,甚至出现了更加严重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