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華娛1997 愛下-366 生蠔和羊肉是不夠了,他得整點硬貨看書

華娛1997
小說推薦華娛1997华娱1997
随着非典日益严重,京城中小学率先停课,后面的中学和大学也相继停课。
除了部分中考、高考生还在苦逼奋斗,到了4月下旬,京城大部分的学校都开始停课闭校。
中戏算是反应比较快的,是最先一批停课的大学,北电比中戏还早一天。
曾大美人从会议室出来,与刘天池打了个招呼,回到自己班级的教室。
本来闹哄哄的教室,瞬间安静下来,曾离上讲台查了查人,发现数不对。
“还有谁没到,快打电话让过来开会,重要会议,不能缺席。”
两个人赶忙掏手机,这年头上中戏的家境都不算差,配个手机很正常。
中戏大一不准拍戏,02级表演班除了刘天仙特批,还有一个童摇后来被表演系主任特批,接了《林海雪原》,其他人只能偶尔拍个广告或者模特赚赚外快。
所以大多数情况下,基本上学生都在学校或者附近,电话打完,纷纷往这边赶。
曾离见状,就让大家等一会,又指挥两个学生:“闻章还有孙坚、张博,你们三个去我办公室,我办公室旁边有两个箱子抱过来。”
“知道了,曾老师。”
几个被点名的男生跑去干活,剩下的学生有人大着胆子问:“老师,你又给我们带什么好吃的了?”
曾离和这帮学生岁数相差不大,除了刘天仙,其他人也就平均6~7岁的年纪,与其说是他们的老师,不如说是师姐。
年纪不算大,脾气又好,学生们和她相处很亲近,加上西宫娘娘家里那位是狗大户,曾离富得流油,有时候也爱给学生们弄点小福利,以零食居多。
因为这,中戏其他学生都特别羡慕,表演系02级更是十分爱戴投喂他们的曾老师,最喜欢曾老师让人去她办公室搬东西,每次都有口福。
“这回不是吃的,糖嫣,你少吃点,我看你过年回来胖了不少。”
強勢寵愛
“没有吧。”
糖嫣不自信的捏了捏自己的小肚子,悄声询问旁边的郭霓珍,然后换来果断的扎心一刀。
“确实胖了。”
糖嫣暗自神伤,曾离却指挥搬来箱子的几人分东西。
“口罩每人一大包,板蓝根每人两大盒,消毒水和肥皂按宿舍分,底下还有体温计,小心点,别弄破了。”
学生们也不傻,非典闹得沸沸扬扬,一看这东西就知道是防备非典的。
正好这时,外出的几个人也纷纷回来,看人到的差不多了,分完东西曾离就强调道。
“剩下的就不等了,回头我打电话和他们说,你们互相也说一声。
学校通知,非典严重,从今天开始学校停课闭校,走读的学生回家待着,住宿的学生全部在学校,不得外出,特殊情况可以找班主任。
我给你准备的这些东西回去都要用,哪怕是在学校,去食堂吃饭路上也戴着口罩,消毒水和肥皂勤用,保持个人卫生,每天量一下体温,舍长负责记录,这个我回头检查……”
曾离说了一大堆,又安排了几个负责人监督,才算松口气。
“不要把我的话当耳旁风,如果有异常情况,马上告诉我,不要瞒报,害了你害了别人。
物资我会随时补充,后续还会买新的东西,如果你们有什么需要也可以告诉我,我给你们买,条件就是你们必须老老实实听话……”
曾老师平时还是很温柔的,一向是以知心大姐姐的形象示人,难得严肃一次,学生们也乖巧应是。
但是曾离还是没敢放松,连连敲打,这帮大学生十八九、二十岁出头,精力旺盛,天不怕地不怕,不多抽几鞭子吓唬吓唬,不知道厉害。
当然光抽鞭子也不行,曾老师深谙打棒子给甜头的套路。
“马上大二了,根据咱们学校的规定,你们也可以接戏了,最近我通过关系,洽谈了一部校园剧。
里边需要不少学生配角,嗯,你们要是表现的好,我就把你们推给剧组。”
“真的!”
此话一出,大家都很兴奋,不是所有人都像刘天仙一样,还没出道就被曹老板力捧,也不是所有人像童摇一样,手段了得,大一特批拍戏,还拿下了个重要角色。
绝大部分人,想拍戏都找不到门路,只能广撒网,期待有一天能转运,得遇贵人扶持。
“老师是什么戏啊,导演谁啊,我能不能演男主啊。”
闻章是班里有名的傻大胆,别人都暗暗激动,却不好意思表现,只有他大大咧咧说出来自己的想法。
“想啥呢?男主早定了。”
曾离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每个班都有几个调皮捣蛋的男生,闻章就是中戏02级表演班的代表,是她这个班主任的重点关注对象。
“定谁了?有没有我帅?”
“男主潘越明,你觉得你帅还是他帅?”
闻章不吭声了,经历《刁蛮公主》和《穿越时空的爱恋》两部爆款,潘越明现在是稳稳的一线男星,势头不弱所谓的四大小生,
颜值高低先放在一边,闻章再自负,也不会认为自己能力压如今的潘越明当男主。
既然男主露了底,曾离也多说了一下:“电视剧叫《十八岁的天空》,曹轩的繁星出品,男女主是老师,一个是潘越明,一个是董萱。
其他的配角多数是学生,正好找你们演,也算是我给咱们班的联系的一次实践课,日常表现好+学期末成绩好的同学演配角,其他的可能就只能是背景版角色。
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给他们推荐,具体人家怎么定角色剧组还要考虑形象定位,但是,会优先考虑我的意见,所以……你们懂的。”
曾离微笑着眨了眨眼,整个中戏02班彻底轰动了。
一线小生潘越明+当红小花董萱主演,绝对是水准之上的制作,在这里面演个配角,起步可不算低。
最关键的是繁星出品,许多脑子快的同学已经反应过来了,要是在剧里表现好,被繁星看中,未来前途一片大好。
对这个公司,他们可不陌生,先不说曹轩的名气,他们班的刘天仙签约这个公司并不是秘密。
美國大牧場
15岁的小姑娘,出道就是金庸剧的女主,资源和能量让大家心里一片火热。
当然,也不是没有人发现了盲点,中戏老师推荐学生拍戏,并不算稀罕。
但是像曾离这样,直接一个班全部打包参演一个正规剧组,如此大的手笔,简直让人瞠目结舌。
说难听点,这个《十八岁的天空》剧组现在都快变成这个班级的实践课堂了。
这其中体现出来的人脉资本,可不是一个普通老师能够做到的事情。
许多中戏02班学生已经大开脑洞。
天才 丹 藥師 鬼王 毒 妃
災禍之狐的久津禮
他们知道自家班主任挺有钱的,平时那些零食都不是普通货,又是几十个学生的份量,少说也得千八百块钱。
身上的衣服首饰虽然不显眼,但都很精致,有一次手上带着一块百达翡丽的手表,有懂行的同学看到,回去上网一查——40多万。
不过似乎是意识到有人在观察她的表,曾离就带了两天,就把表收回去了。
但即便如此,学生们从那时也意识到曾离没有表面那么简单。
曾离是明星不错,年初《李卫做官》播出,她的名气又升了一个档次。
但是她一没有过多接戏,也没啥代言商业活动,近一年时间,大多数情况下都在学校,仅凭明面上的收入很难解释清楚她身上的情况。
这次全班打包剧组实习,更是彻底证实了这一点,曾离绝不仅仅只是一个二线明星+普通中戏老师。
学生们心里都很好奇,但不敢明面上打听,而且大家对曾离还是很爱戴的,不愿意胡乱猜测。
曾离看着轰动的学生们,心里也要有些高兴,不枉她忙活一场,还答应了某人的一些404的条件。
其实最开始,曾离听说了有这部剧,只是想塞几个表现好的学生,不料曹轩听说,直接让整个中戏02班全去。
别的班曹轩不一定放心,但是中戏02班这帮学生业务水平大多数还是不错的。
而且《十八岁的天空》这部剧,那些学生角色,本身就是需要比较青涩的那种感觉,对演技要求不高,这帮大一新生完全可以胜任。
而且全班出演一部戏,未来还有不少人才,将来等这帮学生陆续成名,搞不好还能成就一段影视佳话。
当然,曹老板也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儿,虽然心里愿意促成这件事,但还是借此向曾老师讨要了一些好处。
曾老师慈师之心,为了学生只能忍受曹轩这个恶人的“欺凌”。
曹轩一点点逼得曾老师各种妥协,到最后两人都差点入戏,别有一番情趣………
鞭子抽完,甜枣也许了,中戏02班在曾老师的指挥下乖乖听从安排,曾大美人收了下尾,看了下时间,准备提前下班。
她听说大萝卜也防非典,准备去超市或者菜市场抢点回家囤着。
路上,曾离还看到一个圆脸姑娘和一个瘦脸姑娘不戴口罩在学校疯跑,柳眉一竖。
“过来,大几的。”
曾离在中戏可是明星教师,中戏学生就没有不认识她的,两个姑娘被她叫住,老老实实回答。
“曾老师,我是01级相声班的,叫贾灵。”
“曾老师,我也是01级的,大专班的马莉。”
“你们班主任没给你们开会吗,非典这么严重还乱跑,大二还不懂事,赶紧回宿舍。”
两个姑娘被训得呐呐不敢说话,刚要走又被曾离叫回来,从包里取出两包仅剩的口罩,递给两人。
“一人一包,戴上口罩,注意防护。”
“谢谢曾老师。”
“走吧,别再乱跑了。”
两人致谢离开,丝毫不清楚自己刚刚训得是未来喜剧界两位一姐竞争者的曾大美人,开上自己的车,离开中戏。
去菜市场买了点大白萝卜,抢是抢不着了,但是可以加价从顾客手里买。
等她开车来到什刹海【曹家胡同】,把车上的萝卜拖到门口,一个电话,曹轩带着帽子和口罩把人和萝卜提进去。
从最外面的大门进去,七绕八绕,走了好几分钟才到住的里院,曾离忍不住吐槽。
“你买这么多房子干啥,得亏你在家,不然我自己都拎不了那么远。”
“是有点大。”
把萝卜扔进厨房,曹轩也有点感慨。
整个【曹家胡同】,后临后海,右边不远是什刹海公园,距离很近,但位置稍偏,避免了游客路人打扰。
从胡同口进来,左边是一个大院的外墙,那大院现在是某机关单位的驻处,再往里走,是个关帝小庙和一家半对外的私人茶馆,正门均不在胡同。
胡同右边是二十几套四合院的大院落,现在被曹轩全部拿下。
现在不少门已经被封上了,只留了三个门,一个正门,一个侧门,一个小门,多数情况下走侧门。
当初曹轩买这片的房子,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是看这地方清静偏僻,不会被太多人注意,而且邻居少还不用打交道。
不过现在看来,位置和邻居考量的确实挺好,就是地方太大。
大大小小二十几套房子,连在一起,光是把这些院子粗略挨个逛个遍都得半个小时以上,实在不是过日子的地方。
但曹轩也没打算在这长住,就是个别院,一为休闲收藏娱乐,另外也是为了升值。
京城二环中心地段,一条胡同的四合院,繁星和企鹅都破产了他都饿不死………
………
“今天她来吗?我把床单给她晒晒。”
曾离到堂屋喝了杯水,闲不住就要收拾,让曹轩一把摁住。
“算了吧,都是新的,不用。”
实际上是他之前晒完了,但是不敢说,借口遮掩了过去。
虽然曹轩把三人凑在了一起,但并不是一起搬得,曾离离得近,而且前两天周末有空,第一个把东西收拾好,但是没在这住。
院子太大太空,虽然外围也有保镖,但是她一个人睡觉害怕。
昨天曹轩搬进来,两人才一起在这住了一夜,今天胡婧忙完几个剧组的收尾,也将正式入住。
曹轩紧张,曾离也有点不适应,胡婧更是如此,按理说下午就该到了,一直傍晚擦黑时才磨磨蹭蹭来到这。
彼时,曹轩正好去了前院,与祝疆及保镖们讨论安保布控的事,胡婧提着箱子进院,正好看着端着一盆萝卜烧牛肉去正房的曾离。
“来了。”
“嗯。”
虽然私下里也有一些交流,但是自从2000年夏天大学毕业后,这两年多的时间,两人见面的次数,两只手都能数得过来。
虽然心里已经做好了见面的准备,但是真碰了面,还是难掩尴尬。
最后,还是曾离率先打破了这股诡异平静,热情招呼道:“饿了吧,洗洗手吃饭吧,你不是挺爱吃内脏吗,我今天做了牛杂。”
“牛杂啊,这东西味大,要用重料。”
胡婧顺势接过话头,迈步跟上,曾离放下菜,又引着胡婧去院子的东厢房。
“你住东边,我住西边,床单褥子都是新的,空调、电脑、饮水机都有,还给你备了瑜伽垫,听彤彤说你现在爱做瑜伽。”
“嗯,锻炼锻炼身体。”
“挺好的,回头我带你逛逛这吧,昨天我转了一圈,还挺有意思。”
胡婧不太适应曾离这副女主人的口吻,本能的回了一句:“不用了,这边我和他早看完了,位置都是我选的。”
“……”
略带火药味的呛声,让本来“融洽”的气氛,突然又变得有点紧张。
“你什么时候到的……哦,对了,大门没关呢,”
这时,刚刚回来的曹轩看到东厢房灯亮了,不明所以的进门打招呼,看到沉默的东西二宫,瞬间闻到了弥漫在房间的火药味,二话不说转头就撤。
“回来,大门早关了,去端菜。”
结果没走两步,就被曾离叫住,听到是端菜,心里刚松口气,正要开溜,胡婧突然开了口。
“端菜不急,先帮着我铺下床。”
“嗯?”
曹轩看着眼神玩味的胡婧,又瞄了一眼神情自若的曾离,恨不得直接原地消失。
自己就是犯贱,老鼠舔猫那啥——没事找刺激,平平安安不好吗,干啥非得自己给自己组修罗场。
不过曹大官人也不是吃素,慌归慌,但是很快找到了应对之策。
“你们俩歇一会,我先铺床,等会端菜,省得弄脏了。”
两个人不是叫板吗?
老子两个都干,而且找好合适理由,省得因为先后顺序挑刺,虽然不一定周全,但总比干耗着强。
曹轩一撸胳膊,这两年虽然身价倍涨,但打小磨练的家务本事还没扔下。
一个人三下三下五除二把床铺好,然后到厨房把两个菜端出来,还顺便炒了个曾离没弄完的木耳黄瓜炒鸡蛋。
“吃饭吃饭,这也算是暖灶了。”
曹轩招呼着两人吃饭,六菜一汤,三个人肯定吃不了,不过菜量都不多,明天回回锅,也不算浪费。
“等非典结束,我打算在院子里养点宠物,添点活气,家里小养不开,这里地方大,宠物也能撒开欢,你们俩喜欢什么,我回头去弄。”
吃饭的气氛有点沉闷,曹轩想办法活跃,问起了宠物的事。
“养两条狗吧,看家护院,还忠心耿耿。”
胡婧给曹轩碗里夹了块豆腐,然后说道,曾离点点头,随手给曹轩添了两筷子鱼香肉丝,然后附和道。
“狗确实省事,我有个同事家里养的是斑点狗,好像挺听话。”
“斑点狗每天得遛,太麻烦了,要不买萨摩吧,长得好看。”
胡婧提出了反对意见,曾离这回没有附和:“萨摩掉毛,不如养沙皮狗,丑丑的,挺有趣。”
“沙皮养不熟,还是松狮好。”
“松狮太爱流口水,我觉得脏,不如大白熊犬。”
“又大又高调,遛狗都不方便,不如吉娃娃,小巧玲珑。”
“不行不行,吉娃娃太凶了,还是金毛或者拉布拉多吧,漂亮。”
“……”
两人本来是讨论,慢慢的就变成了争执,眼见说服不了对方,突然一致看向曹轩,近乎异口同声道。
“你觉得养什么狗好。”
曹轩头皮发麻,抿了抿嘴,才试探性的问道:“要不养猫吧,猫不用遛,还好逗着玩。”
“猫太娇了,养着麻烦,还是狗皮实,咱又没有经验,万一养糙了也没事。”
胡婧对养猫不太感兴趣,曾离也更倾向于狗,为了不再争执,甚至主动让步。
“要不就养沙皮吧,其实这狗也不错,挺好玩的。”
曾离一让,胡婧也不好意思再争,显得她咄咄逼人,改嘴支持了曾离想养的金毛。
“还是养金毛吧,又乖又认人。”
“沙皮好玩。”
“不,金毛乖。”
“停停停。”
眼看着又是新一轮争执,曹轩赶忙拦下,拿出了一家之主的威严。
“两种狗都买,之前我认识一个人,看看能不能领养再两条落选警犬,别看是落选的,都是百里挑一的好狗。”
院子大,其实根本不用选买哪个品种,全买了都能养得了。
不过,曹轩还是倾向被专业训练的好狗,打算看看能不能通过门路弄几条,沙皮金毛当宠物,剩下的看家护院。
聊了聊宠物,气氛总算打开一些,彼此的气氛不太针对,东西两宫也能聊了聊近况,回忆过往。
“我们班男生和咱们班的当初一样,就喜欢玩,远没有女孩成熟,但是比较聪明,很多方面开窍更快。”
“确实,我记得老师教我们新课,很多时候都是陈明昊他们几个理解的更快。”
“现在的学生更聪明,特别喜欢上网,说的那些流行词,有时我都不懂,什么恐龙、美眉、白骨精、还有你是我的菜,我都觉得我跟不上潮流了。”
“那你确实是该上网冲冲浪了,现在网络发展太快,不上网都跟不上潮流。”
“……”
看两人聊得热闹,曹轩心里长出了一口气,刚打算加入聊天。
曾离随手又给他夹了一块牛肉,紧跟着胡婧又给他弄了点鸡蛋,还笑眯眯的看着他。
“快凉了,赶紧吃啊。”
“是啊,别光看我们聊,你吃你的。”
曾离也转头看向曹轩的碗,跟着催了一句,眼神在牛肉和鸡蛋上看了看,似乎想知道曹轩先吃谁的菜。
感受到两人的眼神,曹轩顿了顿,端起面前的红烧肉,划了几块肉放在碗里,筷子一翻,把饭和菜全部拌匀,分不清鸡蛋牛肉,然后拿起勺子狠狠挖了一大口,然后咀嚼着看向东西二宫。
分什么先后高低,老子全吃!
感受到曹轩的挑衅眼神,胡婧用汤勺挖了一整整一勺的牛肉萝卜,放进曹轩碗里,曾离也狠狠给他夹了好几筷子。
“牛肉大补,萝卜顺气,好东西。”
“好吃吧?好吃多吃点。”
东西二宫:不怕撑死你就吃!
……
半个小时后,胡婧和曾离说说笑笑的收拾碗筷,曹轩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捂着肚子不敢乱动。
这俩小娘皮真狠啊。
再来二两饭,国际“巨星”曹某人被活活撑死的新闻将会登陆国际头条。
其实也不能怨东西二宫,是他自己叫板,故意拱火,气得两人没忍住。
曹轩自己又大口大口吃,没有半分勉强吃力的模样,迷惑了东西二宫,等她们意识到不对,已经晚了。
不过,曹轩虽然受了罪,但无形之中把火力都吸引住到自身身上,东西二宫互相的针对少了不少。
而且看他可怜,东西二宫也心下不忍,胡婧嘴上骂他活该,却不知从哪翻出来一份健胃消食片,喂他吃了,曾离给他轻轻按摩胃部,助力消化。
看着忙前忙后的两人,曹轩虽然难掩狼狈,但心里却是豪气万丈。
得二妻如此,夫复何求!
缓了一会,时间已经小9点,曹轩好了许多,出去闲逛溜食,顺便也是躲风头。
曾老师明天去学校,胡制片也有工作,两人都不会睡觉太晚,虽然已经定了分房,但是谁知道他留在,这俩会不会有新幺蛾子。
所以趁着两人没反应过来,曹轩先行开溜,在里院外围转了大半个小时,看到两人发短信,且东西厢房的灯都灭了,才悄悄缓步返回正房卧室。
临睡觉之前,曹轩回想复盘了一下今天的情况。
虽然有些火药味,但整体还是大家还是很克制的。
胡婧进攻欲望更强,似乎有意压曾离一头,这也可以理解,在她心里,一直是自己觉得是正宫。
曾离心里有愧,多多少少有些忍让,但也不是任其宰割,牢牢掐死西宫底线,对胡婧的攻势并没有正面硬杠,有点以柔克刚的意思。
分析了一下后,曹轩觉得自己吸引火力,减少双方针对是一个思路。
而且今天他也看出来了,人有见面之情,这么多年过去,胡婧的心里的气并没有那么多了,反倒当年的姐妹情又复发了一些。
毕竟是一起学习生活了四年的大学好闺蜜,感情基础是有的。
慢慢撮合修复,亲如一家不好说,但是和平相处很有希望。
曹轩在笔记本上写写画画,非典时期,他的工作大半都已经停下,可以抽出很多精力,对付东西二宫。
他给自己设定了目标,近两个月的时间,好好努力,争取让东西二宫的亲密程度恢复到大学时的一半,甚至是全部。
写好自己的计划,偷偷藏好笔记本,这玩意要是被搜出来可就完犊子了,然后关灯睡觉。
大约两个小时后,迷迷糊糊的曹轩突然觉得发现有什么东西在自己身上动,睁眼一看,胡婧正往毯子里钻呢。
曹轩身子都吓直了:“你怎么过来了?”
东宫娘娘理直气壮,一扬白皙修长的脖子:“那屋里阴嗖嗖的,我一个人睡觉害怕。”
“那你也不能往我屋跑啊。”
这要是被曾离知道,不得炸锅?!
为了安全考虑,曹轩柳下惠附身,连哄带骗的劝胡婧回屋,但是胡婧根本不听,可怜巴巴的看着曹大官人,声音却像个想吃人的小妖精。
“哥哥~人家好怕。”
“你别给我来这套,不好使……哎,手往哪伸呢,嘶……”
“你上次不是想那个吗,今天我成全你。”
“乖,别闹,嗯哼……”
“……”
第二天,响晴薄日,大太阳天。
曹轩早上起来想溜,却被东宫娘娘缠着锻炼了一下身体,等到听到西厢房的动静,胡婧才施施然穿衣出去,阳光灿烂的打招呼。
“早啊,”
“…早。”
怎么听着有点咬牙切齿的意思,4月末临近初夏,曹轩却感到了一股刺骨的寒意,心里更慌了。
之后,两个人在外面洗漱吃饭,曹轩没敢出去,在屋里“鼾声如雷”的装死。
龍城 小說
直到胡婧离去上班,曾离才面无表情的进了卧室,曹轩仍旧鼾声如雷,西宫娘娘也不理他,自顾自道。
“锅里有粥,热热就好,还有油条和包子,韭菜馅的多吃点,晚上给你烤生蚝吃。”
说完,曾离离开,曹轩才起身琢磨着话是什么意思。
是讽刺呢?还是另有所指?
曹轩分析了一天也没确定,直到晚上,曹轩刚睡,曾离就穿着一身他从来没见过的新睡裙进屋,曹某人彻底明白了什么意思。
第二天早上,元气满满打招呼的变成了西宫娘娘,东宫娘娘恶狠狠的放话晚上吃羊肉枸杞煲。
两人在外面较劲,曹轩躺在屋里,感到满满的压力,她们要是这么竞争,生蚝羊肉可不够用,他的整点硬货,好在之前他备了一些人参和鹿茸酒,这回算是派上用场了。
补到用时方恨少,曹轩无比痛恨自己这本书是1997年开局,再早个10年,虎骨酒也不至于全让姓许的弄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