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异能小說 我在東京教劍道 範馬加藤惠-191 用通遼可汗的風格命名章節會是什麼樣子?展示

我在東京教劍道
小說推薦我在東京教劍道我在东京教剑道
“去争取时间……不,姑且算是打招呼好了。”
注目着极道们的背影,重弘元司在嘴角拉出微微弧线。
桐生道场聚集众多剑豪又有玉藻前坐镇,就算极道们豁出命去突击也是没可能成的,顶多只能给那边造成点麻烦罢了。
不过这样就够了,只要老巢被踹的桐生和马发怒攻过来,那就有机会品尝到用败北跟绝望调配的噩梦滋味。
“好了,差不多也该准备。”
重弘元司冷笑着,随即从沙发上起身,走到房间墙边装饰用的巨大书柜处。
书柜角落处躲藏着一身穿和服的小女孩。
见着重弘元司走过来,小女孩露出畏惧神情,本能般的想往书柜后面躲去。然而几名身着华服的宫庭贵妇不知何时出现在前方,把她给围住。
西遊少年阿空傳
只见宫庭贵妇的脸上戴着不怒不喜的能乐面具,在周围昏黄光线下看起来相当渗人。惊慌后退的小女孩冷不防被左右两名宫女抓住,咿呀呀地叫着试图挣脱,但次瞬间小女孩面前却浮现出重弘元司阴沉的脸。
“别挣扎了,给我乖乖听话……你可是构筑这座城堡核心的‘人柱’,绝对不会放你走的。”重弘元司低头俯视着被挟持的小女孩,眼里放射着异样的妖光。
那妖光映入小女孩的眼瞳,小女孩眼里渐渐失去了神彩,片刻后宛如人偶般的垂下头来。
重弘元司冷哼了声,随即举步向前走去,那群戴着能面的女史抓着小女孩紧跟着他。在他们背后,那堆满诸般装饰的房间徐徐分崩离析,连同周围空间,都仿佛搭积木般的迅速改变着原本的格局……
**
夜深人静的时刻,桐生家的硕大道场依旧亮着灯光。
几盏白炽灯投射的光量远不足以照亮道场角落,但却在道场里营造出恰到好处的宁静氛围。和马跪坐在道场中,手边放着入鞘的正宗。
一只被灯光吸引来的飞蛾落在正宗刀鞘上,片刻后抖动翅膀飞了开去。和马目光追随着飞蛾的迹线,心却回到半日前山道上的那场激斗。
或许那也称不上激斗。黑崎摆平多数九鬼喽啰,而他则砍翻了化鬼的九鬼平八郎。
对上九鬼平八郎时,一股不知缘由的昂扬情绪鼓舞着身心,而正宗为回应他斗志般的荡出刀鸣,最终以类似常黯湖边的玄妙状态砍翻了化鬼。
当时的一切,有如云流水般的自然,而现在和马则试图将其再现出来。
鼓舞斗志是每一步。
虽然此刻面前并无对手,但作为掌握心技一体的剑道高手,和马也能在某种程度上自如控制自身情绪。
此刻他边回想着对上九鬼平八郎的光景,边缓缓凝聚着心神,一股澄清而又激越的感触开始在体内涌荡,情绪也随着那鼓荡而徐徐高扬。
和马以吐纳呼吸鼓舞着那股升腾如火的情志,精神则越发澄清。
陡然间一声清越的铮响弹入耳中。
和马伸手抓起正宗,于是那股铮响更清晰地传入耳中。和马专注倾听着正宗的刀鸣,随即却不禁讶异。
和以前不同,这次他居然从正宗那清越刀鸣声中听出类似情绪或志趣的音色。
和马怀疑自己是不是想太多,但转头想想正宗本来就是传世灵刀,连晴琉的断时晴雨都知道发飙护主,正宗有自己的情绪志趣那也没啥好奇怪的。
和马这样想着,耳中刀鸣的音色却陡然又变。
从清越激昂转为低吟浑厚,荡出如老友席坐、秉烛夜谈般的欣快之情。和马嘴角情不自禁地牵出笑意,屈指轻弹刀身,霎时间周围万籁俱静。
寂静中有看不见的时潮在缓缓流涌,和马抬眼望去,然后见着那只飞蛾悬停在前面半尺不到的距离。
飞蛾就像慢镜头般的挥动着翅膀,和马甚至还能看到它那细密的绒毛和挥翅时撒下的微小鳞粉。和马目光落到飞蛾腿上,只见飞蛾后腿缠着不知从哪里挣脱的蛛网,而这显然干扰到了它的飞行。
和马微微一笑,手里正宗刀光闪过。
几缕被斩断的蛛丝落下来,飞蛾则晃悠悠地飞了开去。
时流恢复正常时,和马保持着出刀的架势半跪原地,随即却猛然吐出口气,整个人脱力般的坐倒在地,大口大口地喘息着。
这般急剧消耗气力的感觉跟砍翻九鬼平八郎时类似,当然他对此也早有心理准备。
和马倒在道场地板上喘息着,稍稍观察了下自己的状况,然后如预料般的发现一个多出来的词条——
“神威持主”,是新词条的名字。
“从今以后可以横着走了”,这是词条下方的解释。
词条一如既往般的高深莫测(中二爆表),和马不禁摇头苦笑。
仅就字面来分析的话,“持主”大约是指持有灵刀的主人,而“神威”多半应该是指灵刀中蕴含的秘力了?至于词条“神威持主”的出现,大约可证明他确实掌握了御使灵刀蕴藏秘力的方法。
灵刀蕴藏的秘力,被称统为“神威”。既然有统称,当然也有别称——尤其考虑到灵刀都是个性迥异的主儿,不同灵刀蕴藏的神威有截然不同的效果,这点也是符合逻辑的推想。
好比正宗的神威便是如同先前那般的超加速,和马稍稍考虑后决定将其暂时命名为“神疾”。
一旦发动“神疾”,剑士从精神到肉体都会得到极大加速,甚至达到凌越当前时间轴的程度。倘若这招用在战斗中,那便是形同开挂般的存在。
和马回想起此前斩断飞蛾腿上缠丝的那刀,他不觉得有人能挡下这眼耳都无法捕捉到的神速斩击。
鬼庭玄信做不到,就算上杉宗一郎来恐怕也不成。
“太棒了!”
这下总算不用再羡慕晴琉了。和马握紧拳头,心里涌出前所未有的感动跟喜悦。
果然还是咱家的正宗好哇!和马爱不释手地摩挲着爱刀,好半晌后情绪才得以渐渐平复。
冷静下来想想,神疾虽然堪称无敌外挂,但好像也没法随随便便发动。
毕竟想发动神威得先唤起刀鸣,而要唤起刀鸣就得把斗志鼓舞到相当高昂的程度才行——对掌握心技一体的武人来说,鼓舞斗志不是大问题,问题是士气可鼓不可滞。
鼓舞起来的激昂斗志倘若没有强敌来消化的话,那就会跟拉满后又放空弦的弓一般,会反过来对和马精神造成额外损害。
而且就算发动神疾也不意味着就稳操胜卷了。
毕竟从前几次经验来看,踏进神疾后活动消耗的气力会极其巨大。好比先前他发动神疾、斩落蛛丝的过程不到十秒,但感觉消耗却足足跟长跑二三十公里相当,身体气力像是刹那间被抽空。
真正面临实战时,必须考虑到发动神疾后的硬直,不然绝对会留下致命破绽。
豪门危情,女人乖乖就范 苍耳
“嘛,姑且先当成撒手锏就行。”
打喽啰时不需要,就像常黯湖边打鲶鱼精那般,今后对上神秘侧时当成必杀技来用就行。尤其在即将跟食梦貘对上的当前,神威持主的词条对和马简直就是雪中送炭般的天降福音。
和马哼着小曲把正宗收进刀鞘,眼睛却有意无意地瞟向远处刀架的方角——那供奉着桐生道场的另一把灵刀,正宗蕴藏着神疾的秘力,那村正的神威又是什么呢?和马情不自禁地想着。
若是没瞥到从走廊步出的人影,和马搞不好就去过去拔出村正试刀了。
每秒都在升級 小說
惹 上 妖孽 冷 殿下 漫畫
“咦?警部补,这么晚了您还在练剑吗?”
从走廊出来的是黑崎长秀,看到和马在道场抚剑低语的模样,黑崎露出由衷敬佩的神情:“明明已有如此身手却依旧没有松懈修行,难怪警部补能那般轻易地斩倒鬼物,令人钦佩。”
“哈哈,都习惯了,每天不挥两下就感觉浑身不舒服……”和马打着哈哈。
黑崎擅长帮他解释了砍翻九鬼平八郎时的神妙表现,他也就省下解释说明的功夫。
“怎么样?那边还没出结果吗?”
“是,神宫寺老师说还要花些时间,叫我们暂时别去打扰。”黑崎点头回答着,并举目望向道场客厅的方角。
早先和马从坂田医生那里拿到的实验资料,其中既有录音带也有录像带。而在国定古迹的桐生道场里,唯一配置着相应播放设备的地方就是客厅。
和马把资料拿回来后,玉藻便占据了客厅对那些实验资料进行解析。按狐狸的说法,这种涉及神秘侧的危险物品在搞清楚底细前最好不要让凡人接触,因而和马跟黑崎都被赶出解析现场。
虽然狐狸说着要独自进行危险禁品的解析作业,但和马间中稍稍去瞄了眼,发现她所谓的“解析”,也不过是一边喝茶一边欣赏播放出来的风景片而己。
至少在凡人眼里,是看不出有什么风险的——话说回来,若是光用看的就知道危险的实验的话,重弘元司也没法搞出如此规模来。
重弘元司用开门实验在数以万计的参与者心中埋下扭曲之物,而最初受害者便是黑崎的女儿彩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