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一品丹仙-第一百三十九章 重在演技相伴

一品丹仙
小說推薦一品丹仙一品丹仙
半个时辰之后,丹炉中一阵爆豆子般的声音响起,吴升停手。
将丹炉打开,传出一股焦糊味,这炉灵丹炼制失败。
云济长出一口气,整个身子放松了不少,挤出难看的笑容,又往吴升跟前凑了凑,提心吊胆的等着他继续炼制第二炉。
吴升仔细看了一遍炉中的残渣,以太极球观想片刻,又闭目回思片刻,然后清理丹炉,开始了第二炉的炼制。
第二份灵材依序投入,吴升一边控火一边以太极球观想,灵材中的灵力被抽取、分离、融合。因为有了上一次的失败教训,吴升将投料的间隔拉长了数息,对真火的输出操控作了些微调整,情况比上一次要好一些,多炼制了一炷香时分。
但炼到后来时,他忽然发现,自己以阳火为主的控火之法似乎出了问题,进行不下去了,因为之前的累积,火势胜于阳而败于阴,将灵材中的几种灵力过早挥发出来,以至于后期“早熟”,难以融合。
想通之后,吴升停手,呼吸两次平复心情,将丹炉重新清理干净,开始炼制最后一份材料。
云济看得欢喜无限,不敢稍有分心,紧盯着吴升的手法,攥着拳头不停打气:“失败……出错……失败……出错……”
吴升聚精会神炼丹,对外界的一切干扰视若无物。
就算倒推出了灵材的配比分量,有太极球观想加持,想要通过区区几次试炼就摸索出正确的投料次序和控火手法,难如登天。在解析乌参丸的时候,他就操练了数十次,才将乌参丸的完整丹方测试出来。普通的乌参丸都如此,遑论高级的上品龙虎金丹,当年和金无幻一起研究青灵丹时,就不知研究分析了多少回,如果想要吴升在三次试炼中就取得成功,无疑需要奇迹。
奇迹终究是奇迹,如果经常发生,那就不叫奇迹,所以吴升没有等来奇迹,他的第三炉龙虎金丹炼制失败!
但他早已经做好了失败的准备,没等失败的结果暴露出来,便降低了真火,令未成形的丹丸保持了片刻原态,延缓了焦糊,或者爆裂,又或者烧毁这一结果的出现。
此时此刻,以刀割手是绝然来不及了,他现在肌肤可一点也不娇嫩,不知要割多久才能出血。他当然早有准备,牙齿去咬舌尖……
吴升一指丹炉,炉盖飞起,露出里面即将毁坏的灵材。
急速将头凑近……
我去——修为大涨,舌尖没咬破!
此刻性命攸关,情急之下,吴升以真元强行冲击经脉,终于冲出道血箭!
农家妞妞 小说
若水琉璃 小说
“噗——”的一声,舌尖被真元逼出来的血液化作一团血雾,喷在了炉内!
炼丹之时,以鲜血祭丹,此为许多灵丹的炼制之道,盟台上众人,包括距吴升不远的云济、墨游、岳中等丹师都不觉意外,任其施为。
随着一口老血喷入丹炉,吴升伸手进去,以衣袖遮掩,将滴了血的炉渣收入储物扳指,同时迅速自储物扳指中取出一枚龙虎金丹,放了进去。
在丹火的炙烤下,龙虎金丹迅速加热,散发出清香之气。
为了将丹炉中零散的炉渣尽数收入扳指,吴升这口血喷得有点大,喷完之后,脸上显出苍白之色,受了内伤,顺势作无力状,向后一倒……
墨游和岳中大惊,连忙上前,将吴升搀扶起来。
吴升嘴角残留着血丝,勉力笑道:“成了……”语气孱弱,如同大病初愈。
人活一世,重在演戏,这番操作一气呵成,妙到毫巅,真中有假,假中带真,淋漓尽致的展现了最佳水平。
云济站都站不起来了,手足并用,连滚带爬蹿到丹炉前,盯着丹炉中那枚龙虎金丹,眼睛都挪不开了。
伯归喝问:“是不是龙虎金丹?”
云济张着嘴,半天没有回答。
伯归直接过来,将丹炉中的灵丹招入手中,放在掌心仔细查看,元司马紧跟在他身边,盯着他的一举一动,不敢稍有放松。
伯归观察片刻,注意到身边的元司马,叹了口气道:“元子让何必如此……”说话间,将灵丹交与盟台上诸位国君和卿大夫验看,最后又交到楚使申斗克手中。
龙虎金丹与乌参丸一脉相承,功效胜过九倍,乃上品灵丹,就算没有见过龙虎金丹的,观其色泽、嗅其气味、感受其灵力,便能分辨真假,要说这不是龙虎金丹,那么真品龙虎金丹又是什么?
所有目光都盯在云济身上,等着他这位龙虎丹道的传人予以确认——他必须确认,也只能确认,如果他敢矢口否认这是龙虎金丹,那就实在是不要脸了。
发呆不语的云济忽然动了,向着丹炉边的吴升膝行几步,长嚎起来:“师弟——不,师兄!师兄啊——终于见到你了,你我师兄弟今日团聚,足慰老师在天之灵矣!”
这一嗓子嚎出来,不仅吴升愕然,在场所有人都愕然。
公子庆予正举杯饮茶,“噗嗤”一声,喷得旁边鱼君满脸都是,公子庆予连忙以袖相拭:“请君恕罪。”
鱼君很是尴尬,谦恭道:“无妨无妨,此非公子之错。”舔了舔嘴角边的茶渍,味道还不错。
太宰伯归同样尴尬,云济如此嚎叫,好似在他脸上重重扇了一巴掌,脸都丢光了,不仅是他,鱼国从国君到国人,脸都被云济丢光了!当下抬手一挥,几名鱼国卫士上前,扯着云济的衣带就往后拖。
云济兀自挣扎:“申师兄,是我啊,我是你云济师弟!师兄救我,你不能眼睁睁看着师弟殉丹……老师在天之灵也不会瞑目……”
吴升痛心疾首,从墨游和岳中怀中起身,喝道:“取酒来!”
墨游和岳中共同捧着一个酒盏送到吴升身边,吴升向云济遥拜:“师弟走好,莫要堕了老师威名!“说着,将酒水祭洒于地,口中吟唱:“风萧萧兮——濮台寒,师弟一去兮——不复还!”
墨游和岳中连忙于身后拜倒,劝慰吴升:“申丹师不可伤心过甚。”
云济呆了呆,爆发出平生之力,挣开卫士的拉扯,爬上濮台,抱住楚使申斗克的双脚:“左徒救我,我不能死!你答……”
话音未落,被申斗克一脚踹在胸口上,身子倒飞数丈,摔落于濮台之下。申斗克能坐上扬州左徒之位,本身就是炼神境修为,这一脚发力刚猛,云济如何抵受得住,顿时一命呜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