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小說 紅樓春 屋外風吹涼-番八十九:內亂看書

紅樓春
小說推薦紅樓春红楼春
湖北,汉口。
大燕天子贾蔷与诸成年皇子,在湖北巡抚、布政使、湖北总兵、鄂城知府等一干湖北重臣的陪同下,一并参观了汉口钢铁厂。
天家巡视,因早先得了旨意,所以只停了一个机房,以备圣驾视察。
好大的工坊内,贾蔷指着形形色色的机床,问李銮道:“太子,这些钢铁器具,你可都识得?”
李銮闻言笑道:“父皇,儿臣岂能不识得?当初为了这些劳什骨子,儿臣可是吃了不少苦头。”
李铮奇道:“小十六,你贵为储君,怎会为这些吃苦头?”
一品幻靈師:邪王寵妻無下限 小說
李銮摇头道:“大哥不知,这些东西看着不显眼,粗蠢的很,实则乃真正的国之重器!要锻造这些器具所需要的钢铁,都是真正的百炼精钢,百炼都不够!这些车床,都是大姐亲自带着皇家科学院最精锐的匠人一手打造出来。彼处护卫之森严,不在东宫之下。
而正是这些机床,才使得大燕在短短的二十多年时间内,完成了对西夷诸国的全面超越!”
诸皇子听着玄乎,一迭声的催促李銮快些讲说。
李銮笑道:“真说破了,其实倒没那么玄妙了。瞧这机床,叫卷板机,就是借助大动力蒸汽机之力,卷动钢板。还有前面这个,叫剪板机。还有冲床、折弯机……这个工坊,正是锻压机房,用来锻造出钢轨来。除此之外,还有各式车床、镗床、刨床等等。外行人只看他们的功效,都会觉得微不足道,但实则其效用之大,足有排山倒海之能。譬如蒸汽机最重要的汽缸,就是由镗床镗制而成。而镗床的另一个作用,就是镗制火炮炮筒!
没有这些,大燕的火炮想要压过西夷一头,绝无可能。去岁海战,西夷的炮其实比宋藩海师的炮还多,为何被宋藩海师几轮齐射就打崩了?便是因为大燕火炮的精准度,远非西夷可比!当然,子药的威力是另一个重要缘由……”
不等他说完,李鋈就等不及了,眯起眼来满脸堆笑的看着贾蔷道:“父皇,这样的好东西,儿臣封国上正缺……”
贾蔷笑骂道:“你那地儿如今连汉人都没几个,最少二十年内和这些无缘。”
李銮叹息一声,解释道:“诸皇兄,便是父皇和我愿意给,这等极机密之重器想要出本土,都需要军机处和五军都督府的联合同意。连藩土那边几回回请求,都被军机处和五军都督府毫不留情的拒绝了,并严厉申斥了几大封疆。
当然,此事小弟我一定会放在心上,会亲自去和军机处、五军都督府去谈。小弟保证,待彻底抵定西夷之祸后,这些东西都将会分享给诸位兄长!”
李钊还想说甚么,被李铮拦下,道:“十六弟不必强求,国之重器,不可轻示于人。且不说亲兄弟明算账,将来终归是国与国之间,能得一部分相助,已经是极好之事了。十六弟担负社稷之重,不可意气用事。”
李銮闻言,感动的看着李铮,脱口而出道:“大哥,其实你比我更适合储君之位……”
此言一出,满堂皆惊。
随行大员们一个个恨不能将耳朵给割了堵住,神情惊骇的看向贾蔷。
不过贾蔷面色仍是淡淡,倒是李铮哈哈一笑后,随手拍了拍李銮的肩头,笑道:“我更喜欢现在的生活,也珍惜天家最珍贵的亲情。再者,十六弟你若不努力,将来待哥哥们占据汉洲后,有秦洲、汉洲两块大陆,疆域甚至还在大燕之上,你仔细着我们后来居上!”
一番话,登时将所有的不安情绪一扫而空,其气魄和人格魅力,让贾蔷心中都产生了一丝迟疑,若选老大为太子,会不会……
不过这个念头也不过一闪而过。
若不想养龙蛊,嫡子为太子最好不要动摇……
贾蔷微笑道:“虽然暂时不能分享,但实则没甚影响。宋藩那边已经立起高炉了,以眼下的冶铁水准,一百多吨的煤炭和二十吨的铁矿石,才能冶炼出一吨钢铁。好在宋藩发现了特大型煤田和铁矿,正好得用。锻造机床也会运送过去,制成钢轨后,帮助你们铺设铁路。却也不是白帮你们的,随着特大型金矿、特大型煤田和特大型铁矿的陆续发现,宋藩对于丁口飞速增长的大燕而言,将会越来越重要。但宋藩距离本土着实太远,一旦生乱,尤其是内乱,宋藩军团未必能撑得住。朕在时自当无事,然朕若不在了,你和十三、十八,还要代朕看稳那里!”
李铮闻言,面色大变,看着贾蔷满眼担忧道:“父皇,您……”
贾蔷摆手笑道:“不必担心,朕的身子骨很好,有皇贵妃在,朕虽不敢说长命百岁,但再活个几十年,问题不大。只是朕打算快些将大权交给小十六,而后带着你们母后和你们母妃们,四处走走。内务府在秦藩的新城、唐藩的博城,都建好了行宫。汉藩那边朕虽然也想去,但军机处和五军都督府怎么也不肯通过,只能作罢。今儿正巧说到这里,就叮嘱你们两句。”
李铮闻言海松了口气,不过随即心里一动,想到贾蔷先前说的“尤其内乱”四字,他心中隐有明悟,虽然这一刻很有些悲伤,但也不得不承认,即便他和李锴、李铎在世时,绝不会去吞下宋藩这块绝世宝地,甚至他们的儿子也不可能,可是他们的子孙后代呢?
按历史的教训来看,封国后人们吞掉这块肥的流油的藩土,几乎是必然会发生的事……
待诸皇子们纷纷表态让贾蔷安心后,李铮看着贾蔷笑道:“父皇,此事恐怕还要靠十六弟多努力用心。不是儿臣不知孝悌,只是将来儿臣们去汉洲后,秦洲这边,多半是要分封给不怎么争气的子嗣的。父皇分给儿臣的封土上,至少要分出五六个小国来。十三弟和十八弟他们兴许也差不离儿……”
李铎、李锴已经开始表态,李鋈也明白过来,嘎嘎笑道:“咱们都是父皇的儿子,旁的能为或许没继承多少,但生儿子的本事都不弱!这次回京的,都是三岁以上的皇孙。实则秦洲那边还留了不少三岁以下的。儿臣们才二十来岁,将来还不知要生多少。所以秦洲的封国,将来肯定是要分成许多份的。十六弟要自己用心才是,父皇也别偏心忒过了!”
有些未反应过来的皇子闻言大惊失色,骇然的看向李铮几人。
不过也都非蠢人,看到李銮眼圈泛红的低下头去,就觉得哪里不对。
随后却见贾蔷依次拍了拍李铮、李鋈、李铎、李锴等皇子的肩膀,温声笑道:“走罢,去江边看看。长乐今日在这边试船,以纯钢铁骨龙打造的蒸汽铁甲舰,一旦成功,百年内大洋将为我天家所有!”
李铮等看得出贾蔷眼中的歉疚,不由纷纷笑了起来。
以他们父皇今时今日之权势和实力,大燕甚至可以独占整个秦洲,乃至汉洲和欧罗巴!
谁敢说一个不字?
可是为了他们这些皇子,还是克制住了大燕扩张的脚步。
一品狂妃 小說
给了他们这些非嫡出的皇子,无限的父爱。
这是历朝历代的皇室中,都绝无可能出现的。
他们又怎么会怪他们的父皇呢?
……
半年后。
香江海湾……
这里,亦有天家行宫。
仿佛已经过去了很多很多年,那时贾蔷还很年轻,远未有今日寰宇独尊的地位,为了避免抄家灭族之祸,他带着家眷来到此处。
在世人眼里,他形同自我流放,以避绝地。
现在故地重游,无限感慨在心头……
“你们瞧瞧这位,原当他只是疼姑娘的,如今看来,连儿子也都宠爱的不成。老大他们一个个都当父王了,又是出去开疆拓土开国称王的,离开都三天了,这位还缓不过劲来,还是英明神武的圣天子呢!”
海滩边的棕榈树下,黛玉指着贾蔷与子瑜、宝钗等诸姊妹们戏笑道。
尽管诸皇子们重新离去她们心里也不受用,自古多情伤离别……
但总的来说还好,因为已经定下行程,最迟后年,天家就要一起前往新城。
到时候,自有再见的时候,所以不至于低落许久。
黛玉倒也不是真的取笑贾蔷,只是心疼罢……
上半辈子,一直都是贾蔷在哄着她,逗趣着她。
也不知何时,似乎就是贾蔷的两鬓愈见霜白后,就颠倒了过来,成了黛玉时时哄着贾蔷开心,逗趣着他了……
贾蔷在一片哄笑声中,摇头笑道:“哪里是在舍不得他们?朕只是在思量一些朝中事……”
黛玉信他个鬼,李銮都被打发回去了,便是这半年来于万洲在京城掀起一场滔天巨浪,但有林如海和韩琮这两个伯乐在,军机阁臣的更换连有惊无险都算不上。
宝钗嗔怪道:“上月还在念叨,朝中事都交给太子,皇上日后便好生清闲几年。怎转眼过来,又操心起来?”
黛玉冷笑道:“必是以为太子不肖,难当大任!”
贾蔷生生气笑,随手从沙滩上捡起一个小贝壳,丢向了黛玉,又趁她未发作前笑道:“朕只是在盘算着,韩邃庵的身子骨能不能撑得住。若是能再撑二年,今年过年咱们就在这里过罢,等明岁开春京城雪化后再回京,也好多偷偷懒。并且,若是晚些回去后,朝中局势彻底平稳下来,就说明真的可以撂开手了,咱们回京歇息些时日后,就再出京,四处逛逛去。总要看尽江山美景,尝遍世间珍馐才好。”
众人闻言皆拍手称赞,不过也多是存了哄慰贾蔷的心思……
黛玉柔声笑道:“何必着急?又何必处处计划着?得闲就早些走,不得闲晚些也不值当甚么。随心所欲,顺其自然,方见真谛哩。瞧瞧此处,虽是二十余年再回首,倒也不必伤怀感慨,合该高兴才是。怎地,如今倒轮到你悲春伤秋了?”
贾蔷闻言,哈哈大笑起来,上前握住黛玉的手,又与子瑜等笑道:“道理都在她,也罢,咱们就都听她的,一起走走罢。”
一行海鸥,在半空中翔舞啼鸣着。
海浪一层又一层的涌向沙滩,卷起朵朵浪花。
秋日的海风拂过,暖煦的阳光下,行人的背影渐渐走远……
……